首页 科技服务正文

原创 优步铁了心要“送外卖”,那么滴滴呢?

admin 科技服务 2020-07-08 13:03:44 8 0

原标题:优步铁了心要“送外卖”,那么滴滴呢?

小刀马

一场疫情,让软银集团的愿景基金也陷入了困顿。最终“害得”孙正义还得“割掉”阿里巴巴的股票来自救。软银本身也遭受了资金的困局,如何解困一时也没有什么良策,尤其是愿景基金投资的那些初创公司,大部分都是“赔钱货”,有一些甚至已经“倒闭”而彻底让投资打了水漂。即使已经上市的,诸如优步等公司的发展也是举步维艰,孙正义再想找一个类似于阿里巴巴的初创企业也是难上加难了。

曾几何时,优步是一家被广泛看好的企业,尤其是在共享经济最火爆的时候,人们还为软银的大手笔而叫好。但时过境迁,如今的疫情加速了共享经济模式的困局,走出泥淖真不是那么简单。包括优步在内的很多共享经济企业都面临着发展的困顿,“二次创业”也成为不争的事实。如何找到新的发展方向和机会,成为一些共享经济企业再度崛起的关键,而优步显然是看中了“送外卖”的机会。

收购外卖公司Postmates,优步对送外卖情有独钟?

近日,有消息称,优步公司董事会已经批准以约2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其在食品递送服务领域的竞争对手Postmates。后者在美国排在优步旗下的外卖应用Uber Eats之后,属于美国第四大外卖巨头。据悉,这是优步公司在今年尝试收购外卖公司GrubHub失败后,为加强其食品配送服务做出的最新努力。自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爆发以来,优步公司已裁减了超过25%的员工,并采取行动专注于打车和食品配送这两项核心业务。一方面是裁员,一方面又是大笔收购,优步显然在不断地调整着自己的主营服务内容。

也就是说,未来优步的主营重点就是打车和食品配送了。其实,优步涉猎外卖市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且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Uber Eats在疫情期间成为业绩的一大亮点,因为疫情封锁迫使餐厅关闭,更多消费者在家中订餐。送外卖是一种非常不错的方式,在这个特殊时期也成为一次新业务增长点。

在今年5月,优步曾出价竞购Grubhub但没有成功。欧洲外卖巨头Just Eat Takeaway宣布将以7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Grubhub,开始进军美国市场。对于优步来说其实不是一个好消息。当然,其收购Postmates也可以看作是对此的一个应对,以此来布局自己的市场竞争机会。欧洲外卖巨头Just Eat Takeaway通过为餐厅和用户提供更多信息、尽量避开配送业务大获成功。进入美国市场,也是想复制这种模式在美国落地。当然,Just Eat并非无的放矢,因为之前其已经收购了加拿大的同业公司SkipTheDishes,让其打入北美市场先找了一个踏板。

展开全文

根据2019年的数据,收购Grubhub后,Just Eat Takeaway在北美市场的份额将大幅增长,合并后公司的全球销售额有望超过Uber Eats。或许这也刺激了优步的这次收购行为。Just Eat Takeaway和Grubhub都有自己的外卖员网络,他们主要通过网站接受订单的餐厅和连锁店那里分得一杯羹。而Uber Eats、DoorDash和Postmate等美国竞争对手在几乎所有的交付业务都使用自家外卖员。据悉,Just Eat在全球范围内超过四分之三的外卖业务是由餐厅自己完成的。这使得该公司可以避开打造外卖员队伍的成本。而Grubhub采用的方法也是如此,Grubhub处理的订单中仅有一半是公司负责交付,二者的合并或许基因更加相似。

Grubhub称,交付可能是在线食品订单中最大的一笔开销,约占订单总成本的25%。当第三方外卖公司提供服务时,能够分摊费用。然而,餐厅支付的款项并不总能抵消交付成本,尤其是大型连锁餐厅往往可以为自己谈到更低的价格。因此不构建自己的外卖配送团队也是一种发展模式,当然优步显然是要靠自己的外卖配送体系来获得这部分收益,前提是能够从餐厅中获得足够的利润。尤其是优步本身就是靠出行起家的,对于“路上”的营生自然也更熟悉和热衷。

外卖市场的蛋糕很大,优步一头扎进去就不想再出来

不久前,Uber Eats表示,其在全球逾150个城市实现了盈利,高于去年年底的100个城市。为了实现盈利,优步已退出了一些没有盈利的全球市场,而专注于可以赚钱的市场。尤其是在美国市场,来自研究公司Second Measure的数据显示,DoorDash和Uber Eats的增长速度远快于Grubhub。因为有自家的配送网络,因此可以更容易地协调多家餐厅和客户之间的订单。这本身也是和Just Eat有差异的地方。

众所周知,优步上市后股价始终低迷,一直在努力推进盈利目标。而Postmates虽然也想独立IPO,但存在着太多的困难,如今被并购或许也是最好的出路了。Postmates的主要投资者包括了黑石、老虎基金等基金大鳄。Postmates目前在美国外卖市场的份额约为8%。优步收购了Postmates之后,Uber Eats和Grubhub市场份额相当,加上DoorDash构成美国外卖市场的三足鼎立之势。今年5月份,DoorDash在美国外卖市场的份额已经达到了45%,位居第一。Uber Eats和Grubhub竞争市场老二的位置。

据悉,DoorDash拿到了麦当劳等更多的连锁餐馆合作伙伴,Uber Eats抢下了星巴克,而Postmates拥有炸鸡店Popeyes,肯德基则花落Grubhub。研究公司Edison Trends的数据显示,美国80%的餐厅都和三大平台达成了合作。这个市场基本也已经洗牌结束,下一步就看各家的成本控制做的如何了。有意思的是,外卖老大DoorDash的背后投资者也是软银的愿景基金。一场疫情让餐饮业遭受了巨大的打击,而间接地让外卖配送成为一枝独秀,得到了快速的发展。今年5月份,29%的美国人通过外卖平台点餐,有机构预测,今年美国外卖点餐用户或将达到1.12亿人,同比增长17%。而外卖市场总销售额或将增长20%,达到265亿美元。

优步热衷于外卖市场,是因为在这个市场,优步获得了不错的营收成绩。此前,优步接近四分之三的营收都来自于出行业务。但一场疫情彻底打乱了人们出行的计划,优步的打车业务急剧下滑,而外卖业务反而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优步今年第一季度的营收增长完全来自于外卖业务。优步CEO也曾表示,如果不能在外卖市场做到最大,那优步就会选择退出。不过,话虽然如此说,一场疫情也彻底改变了局面,即使不是最大,能够做到市场前三,对于优步来说也是有利可图的。

一直“对标”优步的滴滴,如何布局外卖市场的?

在中国市场,美团和饿了么是最大的外卖平台,曾经的三足鼎立如今也已经成为双雄争霸了,而且大有形成一家独大的最终局面。毕竟美团的优势正在拉大。而滴滴也曾想染指外卖市场,不过,雷声曾经很大,最终的效果却有点偃旗息鼓的意思了。当然,滴滴对于外卖市场,也一直是有野心的,并不甘心就此“失败”。

比如在海外市场,滴滴的外卖业务也是悄然兴起。据悉,滴滴出行日本公司宣布,将在大阪市正式开始提供餐饮店外卖送餐服务,并计划到8月底前使服务范围扩大至大阪市几乎所有地区,并进驻东京都、京都市和神户市等。而外在的需求,也是因为新冠病毒疫情蔓延导致日本外卖需求增加,不过Uber Eats也在日本市场运营,未来双方自然也存在着竞争关系。

在中国内地市场,滴滴一度也以烧钱模式切入到外卖市场,意图和美团、饿了么抗衡,在补贴烧钱的时候,也的确得到了用户的支持。不过,当补贴取消之后,用户流失很快,又回到了美团和饿了么平台中。可见,在国内的外卖市场,现在想“白手起家”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当然,中国的外卖市场市场是足够大的,此前有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外卖交易额达到6035亿元,同比增长30.8%,外卖市场规模有望持续扩大,预计2020年市场规模将突破6500亿元。而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5月份,限额以上住宿和餐饮业企业通过公共网络实现的餐饮收入同比增长超过20%,外卖等餐饮服务快速增长。90后、00后外卖群体的占比超过60%,且两个群体贡献的订单数量占比达到了七成以上,其中90后贡献了接近六成的外卖订单。

事实上,随着餐饮外卖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务市场从“流量红利”时代转变到“数字化红利”时代,加上移动互联网的不断深入,有一些商户开始选择O2O平台开展线上业务,既能拓展经营业务范围,又能提升经营收益。当然,这只是一种尝试,而外卖平台聚集的庞大人流带来的一种点餐模式才是最大的主流应用,这也构建了外卖市场的独有特色。滴滴的外卖业务在国内没有成气候,在海外市场是不是可以独辟蹊径?相信在优步的Uber Eats压制下,也比较艰难。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