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创业正文

对话SpaceX投资人,马斯克会超越乔布斯吗?| 超级观点

admin 科技创业 2020-09-08 13:18:45 5 0

原标题:对话SpaceX投资人,马斯克会超越乔布斯吗?| 超级观点

带着观点看商业。超级观点,来自新商业践行者的前沿观察。

带着观点看商业。超级观点,来自新商业践行者的前沿观察。

本期嘉宾:

张璐,Fusion Fund 创始&管理合伙人、硅谷知名投资人、连续成功创业者,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工程学院。2015年创立 Fusion Fund,现管理上亿美元资本,专注于新兴技术类初创公司的投资。2018年,张璐当选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全球青年领袖”,硅谷商业周刊硅谷影响力女性,全美十大华人杰出青年。2017年,张璐入选福布斯美国版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单,投资行业主题人物,T&C 年度全美 top 50现代影响力女性。

张薇,36氪新媒体部负责人、主编

编辑 | 陈昭彤、黄臻曜

核心提示

1. 硅谷存在着大量优秀的前沿技术,但需要考虑的是怎样做好技术商业化的转换。技术做成最终的应用有几步走,首先第一步是技术的商业化转换,把好的技术做成商业应用;下一步是让商业化的产品,成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企业,马斯克他做的事情就是第二步。

2. 马斯克有一个从一而终的做事的准则:改变世界的同时创造财富,但是最重要的是改变世界。

3. 所谓梦想家并不只是去做一个白日梦,而是他真的有巨大的热情愿意去追求梦想,帮助全人类去往外星探索。

编者按:本文由36Kr LIVE内容整理而成,有删减。戳此可回看完整直播>>

Neuralink不能代表行业目前最好技术

张薇:最近两周,马斯克身上发生了两个爆点新闻,一个是Neuralink在小猪的身体上做了脑机接口的实验;另外,最近特斯拉涨得非常多,虽然上周三的收盘是下降了5%,但马斯克已经超越扎克伯格成为了富豪榜上第三。目前很多人认为在脑机接口这个问题上,马斯克所做的并不只是纯技术上的创新,而是他最大范围地让公众知道了脑机接口的最新进度和发展。我觉得这中间有个不能忽略的是,Neuralink试图创造一个更接近于电子消费品的植入物,这意味着产品更小,更方便植入,更便宜,对脑的损伤和对脑组织的干扰更小,还可以处理更多大脑数据,这对引发大众对这件事情的好奇并对此深度挖掘有着重大意义。我想听听你在硅谷对此事件的观察。

张璐:在2015年的时候,我就开始关注脑机接口这个领域,那个时候主要关注的方向还是纳米机器人本身,因为在马斯克聊到脑机接口的时候,很大程度上用的就是纳米机器人的概念。当时2015年我在这个领域投的第一家公司,也是目前在领域内技术最好的一家公司是Paradromics,之后2016、2017年,像Kernel、Neuralink在领域内也渐渐地火热起来。除了我们最早投的Paradromics之外,其他企业都在探索非侵入式的解决方案,到这几年大家都达成了共识:只有侵入式才是真正有可能去实现和脑神经元对接,实现信息的精准输入输出。

马斯克确实帮了整个行业一个大忙,无论资本圈、工业界,还是普通民众,为大家普及了脑机接口、纳米机器人等概念,也介绍了未来会有的一些很有意思、很开脑洞的应用。但是Neuralink并不能代表这个领域目前发展的最先进的技术。给大家一个比较简单的参考,我们投资的Paradromics早在几年前,它的端口数量已经是Neuralink目前在猪身上实验所接入端口的30倍,并在两年前就已经完成了动物实验。所以我觉得并不能说马斯克能代表行业目前最好的技术,但他确实给大家打开了一个新的讨论点。但是这是一场秀,所以我希望无论是资本方,还是大家在看现场演示的时候都能有更加客观的评价。

展开全文

其实我能理解很多人因为SpaceX的成功,会对马斯克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抱有极大的热情和信心,而且特斯拉的股价疯涨,投资人也对此有巨大的信心。但是从技术的基础理论来讲,无论是火箭还是电动汽车,其根本的火箭和电池的基本理论在七八十年前就已经是非常成熟的理论了,但脑神经科学的基础理论研究还没有那么成熟。而且他也不是首个做此类技术的人,Neuralink脑神经科学本身的很多基础理论还在研究的过程中,这也是为什么这个事情出来之后,我的很多脑神经界的科学家朋友所持的态度普遍是偏负面的。因为从科学家的角度来看,马斯克在展示的过程中用了很多的“可能”、“也许”、“大概”,他没有一个很确定的定义,容易误导大家。另一方面,我也觉得大家不要过于热情,这会某种程度上捧杀这个技术方向。这个技术方向绝对代表了未来的发展趋势,但是它可能还是会先由医疗应用的角度切入,等医疗领域足够成熟、成本足够低了之后,才可能进一步推动它往To C端、民用方面的应用,这个过程也需要相对长的时间完成商业化。

张薇:的确,在国内的舆论场和硅谷的舆论场上,大家对马斯克的评价可能不太一样。比如国内媒体更容易把马斯克形容为钢铁侠,一个接近于拯救地球、无所不能的角色。但是我记得在SpaceX重型猎鹰火箭首飞成功之后,英国《卫报》有一个评论非常有趣说,观看一个亿万富豪花费9000万美元把一部10万美元的汽车送入太阳系的尽头,没有比这更能体现21世纪全球不平等的悲剧了,语调是非常地反讽的。所以我会好奇现在国外,或者在硅谷,大家对马斯克的评价有一个回升吗或变化吗?

张璐:我觉得整体上要分两部分来看。一方面是他作为一个梦想家、创新者,在这点上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硅谷还是硅谷之外,大家对他的评价是一致的,大家都是希望能看到这样的一位梦想家、创新者的出现,用技术的力量带动人类推进探索。包括今年5月底载人航天成功发射,我相信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大家都能感同身受,我们人类又迈出了一大步。但是区别点是,硅谷内部的整体文化是在改变世界的同时创造财富,但最重要的还是改变世界,所以不只马斯克一个人希望通过技术去创造更大的世界影响力,这也是硅谷很多企业家做事的信条。所以在某种程度上,他的愿景、创新意识,都是被大家认可的,但不会把这个事情放大到认为只有他一个人在拯救全人类,其实有很多人都在往这个方向努力。就像你说的,在国内媒体上,一方面是由于像钢铁侠这类形象通过舆论包装容易引起大家的崇拜感;其次,国内没有像硅谷这么强的创新文化的存在,大家会觉得这样的人更加特别,更加值得去推崇。但是西方社会对马斯克的定义,除了定义为梦想家和企业家之外,他也是一个新进的亿万富翁,对于目前整个政治环境和科技圈的发展来说,大家渐渐会觉得亿万富翁是个贬义词。包括之前马斯克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自己也提到,他并不喜欢别人叫他亿万富翁。但是无论如何,从技术创新性和用技术的力量推动整个社会性能的提升和进步的角度看,任何一个地方对马斯克的认可度都是一致的。

马斯克的终极版图

张薇:马斯克确实织了一张特别大的网,在PayPal给他带来了大概有1.3亿美元的收益后,他真正开始了所谓的星途大海之旅。我们36氪之前拍了一个关于马斯克的视频,大家做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对比,现在世界上最有钱的10个人里边,有六个做互联网的,一个做奢侈品的,一个是做保险公司,然后一个是卖衣服的。但是马斯克就非常不一样,他造火箭,做电动汽车,挖超级高速,钻研脑机接口,包括太阳能供电Solar City等,他做的事情听起来都非常疯狂,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吹牛皮的人,以及这些东西都不是在短期内容易盈利的。硅谷有个反讽的段子:问,如何在民营的火箭发射领域成为百万富翁,回答,你先成为亿万富翁,然后再进军民用火箭发射市场。以及马斯克本人都说自己做电动能源汽车是蠢上加蠢的事情。所以,马斯克的愿景非常之大并且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大家会对此有各种各样的置疑,我很好奇你怎么看马斯克这个特别庞大的愿景?

张璐:大家总觉得他是不是在很早之前就计划好了要做的事情,但我觉得很多时候他并没有有明确的计划,更多的是他有一个从一而终的做事的准则:改变世界的同时创造财富,但是最重要的是改变世界。

作为先驱者,他需要付出的很大的代价,要比别人走更多的弯路,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资本和时间的投入,所以他在很多领域里都扮演着一个先驱者的形象。但是无论是SpaceX还是特斯拉,他都不是最早做这项技术的人,他更多的是投入了自己的资本和时间把趋势给推起来,这是很艰难的。同时,在趋势来的时候,如果你站在前沿就势必能引起更大的改变,可以加速趋势的到来。所以这可能是一个更好的角度来理解他的愿景。

另外我不希望大家神话马斯克,因为无论是火箭、能源汽车还是新能源行业,它本身需要的初始资本的积累是很非常巨大的,如果完全依靠商业化的环境,比如VC投资的话,实际上在短期内很难实现资本的返现,这也是为什么这些领域创业门槛相对比较高的原因。而且实际上很多创业者都在试,只是马斯克的资源和资本可以支持他更快的做起来。所以,只是说他做起来了,像灯塔一样让大家看到了,但实际上有很多人也在前仆后继地同时在做。

张薇:你作为SpaceX的投资人,如果从一个投资人的视角来看,您所接触到的马斯克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听说他对资本的态度并没有很友好,因为他本身是个个人意志非常强大的人,有他自己的规划和一套打法,所以会和投资人之间的存在所谓既爱又恨的关系吗?另外,我记得你之前会接触媒体的时候经常会说马斯克不是一个特别合格的CEO,但他确实是一个梦想家。

张璐:其实他和资本的关系倒没有到又爱又恨那个阶段,但就像我提到的,无论是他做特斯拉还是做SpaceX,这本身就有非常常见的技术创新的过程,而且他又在这个趋势里是走得比较靠前的企业,势必经历的周期要更长。所以在初期,他势必会和早期投资的资本产生一定的分歧,可能资本会有一个预期。但马斯克本身会更加专注的想把产品做到一个想要的标准。可能由于商业的本质以及资本的本质带给他的压力,导致他对资本圈有反向的态度。但另一方面,无论是SpaceX还是特斯拉之所以能够成功,都是因为背后有巨大的资本一直在支持他。我们每年在投资人会议都会跟他交流,他和投资人的交流是非常契合和流畅的。能看出来他对于技术的兴奋点,所以他还是和支持、信任他的投资人维持了一种很好的关系,从这个角度来说,能够看到他和资本、VC圈,以及投资人之间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关系。

另外,除了他以外,他有一个非常杰出的团队,无论是特斯拉还是SpaceX,两边的团队都非常强大。在他专注产品之外,有非常专业的人士帮他进行和资本的对接,保证在资本运作的层面上,这个公司不只是科技创新企业,也是成功的商业企业。我的原话是,他不一定是个合格的上市公司的CEO,但他确实是一个梦想家。从我们做VC的角度来看,马斯克就是典型的梦想家的创业者的性格。但作为上市公司CEO,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有基本的稳定性,包括他对公司财务可持续发展的可预测性,是否能明确地把个人的行为品牌、上市公司的形象和主要的股东进行紧密地联系。毕竟大家也看到无论是马斯克他在推特上的言论,还是他日常的行为,有些时候确实会给上市公司带来影响,这也是为什么我说他本身也没有想成为那种典型的上市公司CEO。但是他一直保持着创业者梦想家的精神,这也是他为什么有持续的动力做了一家上市公司后继续做下一家,这种人在硅谷被称为“连续成功创业者”,这种精神是很重要的。

张薇:马斯克所创办的公司,以及他发展,推广到公众面前的这些最新的技术,包括新能源、Neuralink脑机接口等,他并不是首发或首创,所以他的技术的创业状态,和其他在推进研发的创业者有什么不同?

张璐:硅谷存在着大量优秀的前沿技术,但需要考虑的是怎么样做好技术商业化的转换。技术做成最终的应用有几步走,首先第一步是技术的商业化转换,把好的技术做成商业应用;下一步是让商业化的产品,成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企业,马斯克他做的事情就是第二步。我们开玩笑说SpaceX的崛起,要感谢美国政府,是它把本来要给NASA的资金砍掉了,导致NASA很多人才离开NASA加入了SpaceX,相当于是把之前政府层面上的应用通过商用的手段降低了成本,探索更好重复使用的方式,把它做成可持续发展的商业化企业。所以,他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科技商人。同时,作为一个科技商人更重要的是他的眼光,在这么多的趋势里,并没有哪个是他第一个提出来的,但是他可以在其中挑中到他觉得会起来的趋势,然后愿意孤注一掷地投入大量的资本和资源。到目前为止,他所做趋势的判断都是正确的。就像我们刚才提到的Neuralink,他是有非常坚定的信心和笃定的意志力,所以,无论是大众还是其他的资本参与者,一定要有耐心,同时有自己客观的判断力,技术的崛起一定是需要时间来探索的。

张薇:无论是特斯拉、SpaceX、Solar City,还是Neuralink,马斯克做了这么多看起来非常疯狂的项目,而且每个公司之间看起来关系并不是很大,但实际上它中间的各种交接能织起一个共同的网。在Neuralink脑机接口的新闻出来之后,很多人都在想,他做脑机接口这件事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感觉他并不是只是做脑机接口,而可能在织更大的一个网,有更大的愿景。所以,你觉得马斯克各个项目之间的关联是什么?他的终极使命的版图可能是什么。

张璐:说到马斯克的愿景,我不希望大家过分地神化马斯克,他整体的愿景就是更好地用技术改变世界,但他并不是一开始就有宏伟的蓝图,然后攻城略地去把拼图拼上。很多时候做创新的一个基本路径是,先要有一个模糊的大愿景,再由技术切入形成应用,之后由应用铺展开形成产品,产品支撑起一个大的平台,最后通过大的平台就可以建立整个的生态。所以这是正常的思维过程,在做的过程中,要看不同的技术发展阶段是不是到了合适的商业化应用阶段,以及这是不是合适的时机去开始做这方面的铺垫。马斯克有一个非常大的愿景,而且他有非常坚定的心智,这也是为什么他吸引了如此多优秀的人加入到他的团队中。但在过程中,遇到具体结点的时候,是否要在大的方向下去探索新的方向搭建生态,也不是他一个人的想法,所以很多时候是在他愿景之下的集体智慧,推动了整个生态的建立。

张薇:就目前看来,与马斯克疯狂的项目相比,他的底层逻辑和拆解问题的方式是挺务实和脚踏实地的。马斯克在2006年的一封公开信里提到特斯拉的总体规划分四步走:第一步,生产跑车,以此积累资本;第二步,用赚到的钱生产价格更低廉的车;第三步,再赚钱,再生产出可量产的、价格更平民的车;第四步,跟SolarCity相关,推广以太阳能为基础的可持续性的能源。SpaceX也大概是这样的思路,非常务实和脚踏实地的思维方式。你是怎么看马斯克这样的思维逻辑的?

张璐:做得好的创新企业都是这样一步步走来的,因为一项技术应用的过程就是从一个好的技术到一个好的应用。市场需要的产品是更好、更快、更便宜的,但它不一定是最好的,而且需要和现有的产业整合地比较顺畅。所以马斯克的做事思路就是顺着这条路来走的:首先,让技术达到一定高度;下一步,让它变得更好更快更便宜。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实际上马斯克的思维本身是跟创新周期一致的。无论是以互联网、芯片为核心,还是现在以人工智能为核心,都有一个从最早的基础技术创新到技术应用创新,再到商业模式创新的路径。前两个阶段是造蛋糕的过程,而商业模式创新是把现有的蛋糕重新切分的过程。当玩家越来越多,到最后切无可切的时候,下一代趋势再来,再经历基础技术,技术应用,商业模式经历这样一个循环。所以马斯克在搭建企业的时候,依靠他的资源和能力,他可以将整个生态搭建起来。但是在经历技术不同阶段的时候,他也会从最早的基础技术,到技术应用,再到商业模式,会在整个生态之间可能形成耦合的合作相应。

张薇:我很好奇Fusion Fund是什么时候投到SpaceX这个创业项目中的?因为这个项目其实一开始也是不被看好的。

张璐:回头看会发现SpaceX经历了很多的挑战和至暗时刻。在以政府为主导做火箭探索的时候有一个非常大的前提就是不允许失败。但是做创新怎么可能没有失败?这就是为什么民营企业还有商用企业有更多的创新势能的原因,因为它有空间去容忍一定程度的失败。但即使它能容忍,这个过程也是非常艰难的,需要创业者有很强大的心智去克服,有很强大的团队和资本实力去支持。我投资他的时机是在火箭技术基本上比较成熟发射的阶段,因为这个行业确实风险比较高,我也观察了很多年,之前投过迷你卫星发射、迷你火箭发射等公司。因为这个行业的门槛比较高,它做的大型商业载人的项目的风险就会比较高,所以我们也是在最早的发射成功之后的才考虑投资。投资之后当时还有几个重点原因让我愿意去持续地加注支持那个公司。首先,我们当时已经了解Starlink整个项目的雏形,我觉得未来对于SpaceX的发展来说,Starlink是一个具有巨大的想象空间的发展方向,而不是火箭发射本身。Starlink是一个新的项目,如果有一个太空中的AWS,能让我们在地面上的人和太空的连接,信息的连接,还有各种各样的应用,这会是非常巨大的新市场。另一方面,马斯克有非常强的领导力,我在SpaceX看到了他们公司吸引了很多非常优秀的人。和谷歌、Facebook这类科技公司相比,SpaceX它的薪资水平是低很多的,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它能聚集一批非常杰出的工程师和领导者。SpaceX的成功不是马斯克一人的成功,他们愿意和马斯克一起做这个公司,并不只是因为他这个人,更多的是因为这个方向、这个伟大的愿景,确实吸引了一群梦想家。所以,这就形成了梦想家效应:一个大的梦想家、创业者,非常坚定地投入资源和资本,建立一个愿景,并吸引了一大批杰出的小梦想家聚集到一起,做成了这样一个伟大的公司。

马斯克和硅谷精神

张薇:马斯克本身是一个非常高调的人,他会时不时地把他的想法发布出来跟公众做沟通。大家对他也是有非常两极的评价,个人品牌高调这件事情,会给马斯克带来很大的优势,同时对他来说是一个双刃剑。所以你是怎么看待他的高调行径的?

张璐:从上市公司的CEO角度去看,他非常注重个人品牌的打造,而且把个人品牌和公司品牌的连接建立得非常紧密,当然这是有极大风险的。所以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我们希望无论他是上市公司还是非上市公司,在董事会的层面可以对公司有更多的监管,更好地将个人品牌和公司品牌进行分离。不过,我也不希望大家认为在媒体发布会上的马斯克就是他全部的个性,他在私下其实是一个非常热爱技术,甚至有些书呆子气的人。他虽然是一个科学商人,但他确实也是一个有非常强烈科学热情的技术创业者。另外,他和整个团队工作地非常辛苦,在硅谷从来不缺的就是努力又聪明的人,但是努力和聪明的程度还是会分不同的类别。他非常聪明,而且他努力的程度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去比较的。就是会有这样的一批人,即使拥有非常好的物质条件,也还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改变世界的同时,再去创造更多的财富,但最终还是要去改变世界。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只是因为在公众平台上看到的他单方面的形象就只用普遍意义上的梦想家去定义他。所谓梦想家并不只是去做一个白日梦,而是他真的有巨大的热情愿意去追求梦想,帮助全人类去往外星探索。

张薇:的确,梦想既需要抬头望星空,也需要脚踏实地。马斯克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也经历了很多的冷眼嘲笑和挫折困难。他遭遇的最黑暗的阶段应该是2008年经济危机那段时间,SpaceX在2008年10月份之前还都处在三次发射失败的过程中。而且当年有个网站开了一个栏目叫做,特斯拉死亡倒计时,以及他自己还处在离婚诉讼的过程中。那一年对马斯克来说是大厦将倾的状态,但他最后扛过了至暗时刻。从从投资人角度来看,这个人过往面对低谷和至暗时刻的策略是否会给投资人带来一定的连锁反应呢?

张璐:当然会,联系现在,全世界在经历新冠疫情,这对很多创业者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在这个时候,创业者是否有能力面临这样的挑战,是否能及时做出调整,同时在糟糕的时候是否愿意去向投资人和合作方展示自己强大的决心以及对公司的投入度,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我之前开董事会的时候还在跟创始人说,如果你问我接下来这几年什么是能够确定的,那就是不确定性。在不确定性、变数越来越多的时候,会更加考验创业者能否及时应对。在快速动荡的时候,看到大的趋势,要有耐心、有恒力,首要的目标是存活下来,成为那个幸存者,而幸存者往往就是最终的赢家。你会看到历史上很多伟大的公司都是在经济低潮期建立的,因为它们经历了考验,在幸存之后市场会给它奖励:竞争对手更少、市场上资本会更集中、市场会更大更空。而且,像这次疫情推动了数字化转型的趋势和医疗领域新技术的整合,所以,只要你能存活下来,幸存者就是未来的大赢家。

张薇: 2020年对所有人来说都是非常不容易的一年。现在整个硅谷的创业生态大概是什么样子的呢?马斯克的性格特色是否和硅谷精神相关呢?

张璐:硅谷的创新精神是通过技术的方式去进行产业影响并改变世界,这种精神已经三四十年了,马斯克身上就体现了这样的硅谷精神。

我相信在接下来这几年里会看到更多这样优秀的创业者乘着新技术的浪潮,创造出很多伟大的公司。同时,有一点很重要,像SpaceX打开了我们以往科技创新私营企业不会探索的领域,他所做的不仅激发了民营行业,也激发了政府,未来可能会有更多军工或者政府产业会开放给民间。

Q&A

Q:马斯克真的有缺点吗?

@张璐:马斯克当然有缺点,每个人都有缺点。我经常开玩笑说,一个人成功之后,他的缺点就会被人形容成特点。但如果真的从与人交往的角度来说,当你接触到马斯克时候,你不一定会非常想和他做朋友,因为他性格中一定是非常偏执、激进的,毕竟有那么多人在质疑他,挑战他,如果没有这样的性格特点他是坚持不下来的。同时,他情绪起伏非常大,因为往往非常有创造性思维的人,本身也会更加情绪化的。所以,他身上其实能看到很多的缺点,也会有很多的优点。有些人你会看到他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不一定能看到非常明确的优点或缺点。但马斯克就是非常典型的一个有非常明确的优点和非常明确缺点的人,所以会容易给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超级观点”栏目现发起“特约观察员入驻”计划,邀请各赛道的创业者、大公司业务线带头人等一线的商业践行者,在这里分享你的创业体悟、干货、方法论,你的行业洞察、趋势判断,期待能听到来自最前沿的你的声音。

欢迎与我们联系,微信:cuiyandong66;邮箱:guanchayuan@36kr.com

“超级观点”栏目现发起“特约观察员入驻”计划,邀请各赛道的创业者、大公司业务线带头人等一线的商业践行者,在这里分享你的创业体悟、干货、方法论,你的行业洞察、趋势判断,期待能听到来自最前沿的你的声音。

欢迎与我们联系,微信:cuiyandong66;邮箱:guanchayuan@36kr.com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