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创业正文

六稳六保看中国 丨 微视频:突围

admin 科技创业 2020-09-06 02:12:35 2 0

原标题:六稳六保看中国 丨 微视频:突围

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许多企业一度陷入困局,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难。

复工复产告急!物流运输告急!产业链供应链告急!

如何突围?

千方百计恢复生产,千方百计把货物送到客户手中,千方百计稳住产业链供应链。

在浙江宁波,一家名叫“江丰电子”的生产芯片靶材企业,就是这样突破困局:在全球经济“断崖式”下滑的情况下,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和外贸出口逆势增长。

危和机总是同生并存的,克服了危即是机。

一个企业如此,一个产业也如此;一个地区如此,一个国家也如此。

扎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当前,全国上下正在落实中央决策部署,育新机、开新局。

六稳六保看中国,今天就从一家民营科技企业和芯片产业的突围说起。



▲ 微视频丨突围

2020年已经过去多半年,但不少江丰电子的员工提起1月中旬举行的新年年会仍然很激动,“台上台下都玩得很嗨,大家都特别有‘星味’。”每一位员工都身着盛装出席,走红毯、在背景板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年会上的江丰是“高调”的,但对于江丰所在的“低调”行业,大多数人并不太了解。

民营高新技术企业江丰电子位于宁波余姚,从事的是超大规模集成电路芯片制造用超高纯金属材料及溅射靶材的研发、生产、销售,订单来自全球上百家企业。

靶材是制造芯片的关键材料,我国一直依赖进口,实现国产化是国家的战略需求。

年会上,董事长姚力军博士信心满满:今年会是半导体的一个大年,“这也将是公司发展最好的一年”。

聚光灯下,中外员工共同演绎的一首《友谊地久天长》将晚会气氛推向了高潮。

台下的氩弧焊工吴有水一直在为同事们喝彩鼓劲儿。对于在舞台上表演节目,腼腆的他并不太擅长。

“努力买套房子,小点儿也行,让妻子和三个孩子生活得稳定一些。”在年会热闹气氛中,吴有水对新年有了清晰的目标。

春节前吴有水按照计划完成了靶材焊接工作,却没能按计划“过个好年”。

新冠肺炎疫情的突然来袭,让江丰电子上下一时“问题很多”。

“武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一个多大的事情?会对我们有什么样的影响?对我们的客户又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展开全文

对于这场疫情,“事态可能会很严重”。这是攻克过一次次科研难关的姚力军最初的直觉。

回到老家江西鄱阳县过年的吴有水只能困在家中,“我们村不让出,亲戚家的村子不让进”。

受疫情影响,“被困住”的不仅是吴有水,还有江丰生产的靶材产品。

很多客户都在询问订单的发货情况,物流总监朱晓东一晚接到过上百个电话。

江丰员工着急,全球客户也着急。

人们的日常生活以及抗疫物资的生产中都会使用到大量的芯片。凭借多年经验,姚力军判断,“芯片是不会停产的,因此一定要确保芯片的供应。”

作为车间里为数不多拥有私家车的员工,吴有水接到了生产线领导要求到岗的通知。

从老家出发前,吴有水特意洗了车。“不是公司需要嘛,还是要有人出来的,对吧。”

不光要按时生产,按时送达也成了难题。物流总监朱晓东做过最坏的打算:如果运输出现问题,就只能不惜成本重新做一批产品再次送出。

一个人的车间、物流存在的未知情况,除此之外,董事长姚力军要面对的还有江丰近1000位员工以及他们背后的千百个家庭。“做企业真的是特别难。”姚力军有时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销售收入至少保持原有的80%,这是姚力军和公司高管团队心里的底线。

“我们的客户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他们24小时、一年365天连续工作,没有节假日。客户如果停一天的话,损失会很巨大。”江丰事业部经理王青松说道。

对于江丰电子来说,安排员工有序复工复产迫在眉睫。

王青松挨家挨户地做工作、接送员工返工。有的小区进不去,他就等在门口,将事业部员工的办公电脑等隔着小区围栏递进去。

虽然公司每天都会为复工的员工发放口罩,一线工人吴有水还是“咬牙”在超市购买了一整袋,因为他还要承担家里的采买工作。“那时口罩比较贵的,13块钱一个,没办法。”

少了工友搭班的吴有水有时会觉得力不从心,“有些东西比较重,你也使不上劲,抬不动它。”

但吴有水还是尽最大力量撑起了整个车间的生产任务,“就尽可能地干”。

江丰电子第一天复工员工到岗就达到了47%,大概在5天后,员工的复工率就已经超过了80%。今年3月份,江丰电子创造了历史出货最高纪录,一个月出产了14000枚靶材。“这是相当大的一个量。”董事长姚力军说。

靶材生产出来了,如何运送到客户手中?物流成为了疫情期间遇到的又一难题。

“如果这批货不能按时送到,之后的订单我们将全部取消。”客户的态度很坚决,这让物流总监朱晓东倍感压力。

当时有一家公司承诺可以送货,价格涨了好几倍,朱晓东他们想都没想,立马委托了这家物流公司。可是一周过去了,追踪物流信息显示,货车一直在高速路上绕圈。大家心急如焚。

“快递货车每次都被卡在高速路口禁止进入无锡。” 物流部的员工杨飞说,“所有的办法都用尽了,就是送不进去。”

为了兑现对客户的承诺,公司领导决定重新赶制新的靶材。生产部门通宵作业,最终公司联系了本地牌照的车辆,到高速路口短驳后终于将货物顺利送达到无锡市内的客户手中,也保障了后续的订单。

全球的芯片材料市场供应链受到严重的影响,许多国外客户担心靶材订单无法如期发货。

今年4月份,一位国外的客户打电话给江丰电子的销售员工金鸿远,询问江丰能否制作该半导体材料。

300多件产品要在一个半月内完成,还是新产品。金鸿远既兴奋又紧张,“这个产品以前我们都没有做过,都是美日在生产,客户端的那个需求量非常急迫”。

接到客户订单后,江丰电子迅速反应,重新安排了产能。多个部门通力协作,最终如期交付了产品。

令人欣喜的是,客户对产品非常满意,又增派了更多订单。

“每个时间点上,都做了正确的抉择。”姚力军说,“公司上半年销售增长了53%,扣费后的利润增长了600%以上。把一次危机变成一次机遇,我们做到了。”

上半年,江丰电子靶材产量和出货量双双创下历史新高。

公司掌门人姚力军却在思考:后疫情时代,江丰如何更好地实现持续发展?

靶材是制造芯片的关键材料,这种产品只有日本和美国等不超过4家跨国公司能够生产。

“研发费用,我们没有预算上限。”在董事长姚力军看来,研发并掌握世界高端技术,才能打造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一年不行就两年,两年不行就三年......我们必须不遗余力。”为了成为一家芯片大客户的供应商,从接触到最后成为合作伙伴,江丰电子用了整整八年时间来证明公司研发等相关能力。

目前,江丰电子是全球超高纯铝溅射靶材的最大的供应商。在全球铝靶材的市场中,江丰电子占有率超过40%。

“如果江丰电子停产,全球的芯片都会受影响。” 姚力军认为只有发展硬核技术,才能应对疫情所带来的影响和未来可能发生的挑战。“我们所投入的资源,包括研发费用,都是没有预算上限的。”

“有些公司都为了省钱,要求研发人员先做小样,尽量小的小样。” 在江丰电子技术中心的研发员工吴东青看来,重视研发是江丰电子与其他公司最大的不同。“这里要尽量大的小样,甚至是和正品一样的大小。”

在江丰,“写专利”不仅仅是研究生博士的“专利”,30%以上专利是由生产线上像吴有水这样的一线工人所完成的。

在疫情期间,江丰专利研发数量达到了历史新高,达到了805项。

目前,江丰电子生产的超高纯金属溅射靶材产品已应用于世界著名半导体厂商的先端制造工艺,相关产品在7纳米技术节点实现批量供货,应用于5纳米技术节点的部分产品通过评价并量产,部分产品进入验证阶段。

在今天,中国高端制造业仍处于无限风光之中,但通常只有站在险峰才能欣赏到无限风光。

今年3月,江丰电子取得了一项令人瞩目的成绩:入选“国家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示范企业”。江丰电子成为半导体制造用超高纯金属溅射靶材行业唯一一家获此殊荣的企业。

“江丰电子所有的生产线,全部是自主设计的高端定制装备,我们打造了完整的生产体系。”姚力军指出,拥有从原材料到产品生产的全产业链才有可能“稳稳地站在险峰”。

“江丰的奋斗不是孤独的,而是融入到了一个时代的潮流中。”

面对国内的“芯片热”,姚力军也希望有更多的公司可以加入高纯度金属靶材以及芯片相关领域的生产研发环节,一起欣赏“无限风光”。

“这项工艺只有几个人会焊,中国不超过5个人。”每当客户到生产车间参观时,姚力军总会这样介绍正在干活的吴有水。

对于自己所做的工作,吴有水却觉得和朋友解释起来有点难,但挺骄傲。“一般就说做芯片的,手机用的芯片。”

去年,通过公司股权激励政策,吴有水拿到了江丰电子的股票。“我老婆说不相信,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当股票变成了真金白银时,吴有水的心踏实了下来。

疫情以来,看到账户上每个月工资会有小小的涨幅,吴有水知道,这家企业有前景,“确实挺靠谱的”。

虽然余姚的房价不便宜,但吴有水离买房的梦想不再遥远了。

在奋斗中实现自己的梦想,这里有无数个像吴有水一样奋斗者的故事。

在危机中找到新机,江丰电子是千千万万个中国民营企业的缩影。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