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服务正文

原创 频频发力新业务,为求上市的滴滴急了

admin 科技服务 2020-09-05 02:22:43 3 0

原标题:频频发力新业务,为求上市的滴滴急了

如今的滴滴,开始贩卖起“情怀”了。

9月1日,滴滴出行宣布,为了更好服务出租车司机和乘客,即日起将旗下出租车业务升级为“快的新出租”。同时,为响应2020全国“消费促进月”活动,快的新出租将投入1亿元专项补贴,为乘客发放出租车打车券。

为何称快的为“情怀”,这要从快的品牌由来说起。快的打车是一款立足于LBS(地理位置)的O2O打车应用,主要面向日常乘客打车和出租车司机,第一版APP于2012年6月15日正式推出。2015年,快的与滴滴进行合并,新公司将滴滴作为主品牌运营。

如今,快8岁的快的逐渐淡出视野,但很少还有人记得这个品牌。

8年后,重启快的品牌,滴滴出行CEO程维在朋友圈表示:“看到‘快的’品牌重启很亲切,也很激动。初心不忘,期待快的新出租能够帮助行业转型升级融合发展。”

但显然,滴滴召唤一个“尘封”了8年的品牌,只是为了商业,而不是感情。

不成熟的新业务

有利可图才是一切“感情”的基础。

有数据显示,2012年滴滴刚进入移动出行市场时,全国出租车每天的订单有超过6000万,目前全国持牌出租车仍有约140万辆左右,日均订单量为5500万,服务人次超过1亿。所以让程维激动的并不是重启快的品牌,而是因为滴滴此次将要采掘的是出租车这个千亿级“富矿”的市场。

相比之下,整个网约车市场的日均订单量也不过在两三千万左右。即便在全球,滴滴用车业务的日订单量也才刚突破5000万。

展开全文

更值得注意的是,全国出租车线上率占比还不足10%,即便在北京、上海这些超一线城市,出租车线上化占比也不过百分之二三十。这意味着路边招手打车依然占据着主流出租车市场,与此同时,绝大部分出租车司机和用户并没有体验到移动互联网时代下的便利出行。

如果知道滴滴“0188”战略的仙友,就知滴滴为何将主意打到了出租车战场。4月16日,滴滴出行CEO程维在公司战略会上公布了未来3年的战略目标,内部命名为“0188”,即“0”重大安全事故,3年内实现全球每天服务超过1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8%;全球月活用户超8亿。

不得不说,滴滴梦想还是蛮庞大的,估计是舞台大的原因。

为了完成该战略,快的新出租并不是滴滴今年推出的唯一新业务。3月份,滴滴推出新品牌“花小猪打车”,定位更年轻用户市场。年不年轻不重要,说得通俗易懂一点,花小猪打车比滴滴打车更便宜,而它的市场主要下沉到三、四线以下。这一点在花小猪打车7月22日发布的官博上有所印证。

滴滴出行希望通过多品牌战略,为更多用户提供安全、实惠、便捷的移动出行服务。

据《晚点Late Post》报道,程维在详解“0188”计划时提到,滴滴希望下沉项目花小猪拿下网约车25%市场份额,冲刺市场第二。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由于花小猪打车平台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根据《中国经营报》统计,目前已有天津、南京、青岛、合肥、杭州等地约谈、叫停该平台。薅“猪”毛行动才开始就遇到了槛,对于滴滴来说,问题不止于此,隐藏的问题才是为其埋下的“定时炸弹”。

根据《深燃财经》报道,“滴滴司机当中,在滴滴平台有过违规现象、有纹身、信用卡逾期、出过交通事故,甚至‘和派出所打过交道的’会更愿意注册花小猪。因为有上述情况的司机在滴滴上的分比较低,滴滴派单少,接入花小猪能提高接单率。”反而优质司机在滴滴不缺单,就不会注册花小猪。

虽然不能一棒子打死一船人,但毫无疑问,花小猪打车体系目前并不成熟。

可能让滴滴更不开心的是,根据极光大数据显示,8月以来,花小猪与滴滴APP用户重合率高达53.3%。一个走低线市场,一个走一、二线大城市路线的平台,为何重复率这么高?

显然,在前期运行后花小猪打车平台后,下沉市场的市场空间无法满足滴滴对于增长的需求,所以才有近一个月花小猪在北京、广州、杭州、南京等九个一线及新一线城市开启了打车大促。这样一来,花小猪势必会吞掉一半滴滴打车的用户,当然,换个角度想,肥水再怎么流,都是内部在消化。

另外,今年疫情转好以来,滴滴也动作不断,此前不久还将自身的拼车业务升级为青菜拼车品牌。截至目前,滴滴旗下拥有个多个子品牌,包括礼橙(专车)、青菜(拼车)、青桔(单车)、街兔(电单车)、快的(出租车)以及花小猪(低价网约车)等。

可以看出,在内部业务出现问题的同时,滴滴在外部的竞争对手也没停下前进的步伐。

“不着急”的上市梦

不过对于滴滴为什么这么拼?很多人都提出过猜测,是不是滴滴计划想要IPO?紧接着9月2日就有报道称,“嘀嗒考虑在香港进行5亿美元IPO”。虽然对此嘀嗒回应不予评论,没有相关信息可以披露,但不得不说,嘀嗒的崛起确实给滴滴出行带来了压力。

根据嘀嗒出行公布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8月31日,嘀嗒出行的整体注册用户数已突破1.8亿,注册车主数突破1900万,认证通过车主超过1000万,累计注册出租车司机数量超过190万,累计认证通过出租车司机数量超80万。

不仅嘀嗒围堵,高德、美团也对这个市场虎视眈眈,尤其是美团,在本地生活领域已经坐稳外卖头号交椅,在酒旅垂直领域也直逼携程,王兴更是号称“美团是没有边界的企业”。更何况滴滴曾经与字节跳动、美团点评都属于一个量级的新兴互联网企业,不过现在正有一种渐行渐远的意味。

2017年~2018年,滴滴出行估值在4000亿以上,美团估值为3500亿左右,后者在2018年9月上市时市值为3000亿,到了2020年8月底,美团点评市值已经突破1.5万亿港元。同时今年8月,字节跳动以5600亿元人民币市值位列《2020胡润全球独角兽榜》第2。

而滴滴出行则因为顺风车业务在2018年发生多起安全事件,让本已得到验证的顺风车业务不得不下架整改,滴滴也在私募市场的估值也一降再降,错失了上市的机会。

不仅如此,自安全事故以后,滴滴用户对平台产生了较大的不信任感,用户数量开始急速减少。

易观千帆数据显示,从2018年8月开始,滴滴出行活跃人数一路走低,次月留存率也一路波动下滑。截至2020年1月,滴滴活跃人数为8354.8万,环比下降9.7%。2020年4月的次月留存率最低,仅为13.97%,2020年7月次月留存率才回升至20.69%。

即便走出浪尖后的滴滴具备了上市的条件,但是因为其估值始终停留在3000亿左右,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和CEO程维更加不愿意在低谷中去谋求上市,便将上市的事情搁置到如今。

天眼查数据显示,滴滴出行上轮融资发生在2019年7月,估值为600亿美元。2020年8月4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20胡润全球独角兽榜》,滴滴出行位列第三,恰巧排在字节跳动后一位,市值3700亿人民币,约合542亿美元。

7月21日,据第一财经报道,有消息称,滴滴出行正与投行洽谈,计划最快年内在香港首次公开发行,目标估值约800亿美元。如此来看,滴滴出行市值远不及被传IPO的800亿美元目标估值。而Uber目前市值为589亿美元,有专业人士认为,滴滴想要超过Uber有一定难度。

虽然外界接收到的信息是“不着急上市”,但眼看同期春风得意,滴滴这个拖了两年的梦想,让它不急才怪。不过再怎么着急,对于2018年陷入“All in安全”的滴滴来说,安全才是它的重中之重,就像它自己曾说过的:“滴滴的基因是出行,出行的重点是安全。”毕竟因为安全带来的痛,滴滴比谁都清楚。

甘芳利/文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