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互联网正文

原创 刘兴亮 | 互联网公司的花名

admin 科技互联网 2020-09-05 02:21:15 2 0

原标题:刘兴亮 | 互联网公司的花名

文:刘兴亮

01

秋天来了,网易发布通知,倡导员工在内部沟通时使用昵称,去掉「哥、姐、总」等称呼。通知显示,员工可在网易内部OA系统发起昵称申请,提交后即可占用,审核通过后当日生效。

这事儿已经正式开始了。

当然,名字也不能由着性子乱起,按照要求,起的昵称要易读易记,大方得体,积极向上,符合自我的理想人设。此外,可以以两个三个汉字或者20个以内的英文字母作为昵称,不支持中英、数字、空格或特殊字符组合;避免使用有辈分或者上下级关系含义的字词;避免使用完整本名。名字定了以后,会伴随员工整个网易生涯。

02

看到这一新闻,脑子里乍然闪现一片具有浓郁怀旧氛围的画面。

在网络刚刚进入我们这代人的生活时,每个人都试图给自己起一个能够声名远播的「名字」。渔民可以叫「伏尔加纤夫」,车床工人唤作「威尔士铁匠」,待业青年号称「梦中骑士」,所有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喜欢去呼伦贝尔大草原于夕阳残照之际阅读《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一个黑色的剪影从网页上幽灵般飘过,啊,青春已逝,岁月不居。

网易这个行为,是否已经来的太晚了些。还是说,一种用心良苦的回归。

展开全文

中国古典文学中喜欢给每个人起个诨名,以《水浒》为例,黑旋风李逵、小李广花荣、豹子头林冲、及时雨宋江、浪子燕青,凡中国人都能脱口而出。

其中,花和尚鲁智深与浪里白条张顺是我最喜欢的。鲁智深为什么叫花和尚,我一直想不通,但就是觉得好,如果换做黑和尚、白和尚,味道就变了。浪里白条,这是形容张顺水性好,隐约间只见浪花中一个白色的人影翻飞,赤条条来去无踪,真是贴切。

这么说来,起昵称并非信口拈来那么轻松容易。要起一个叫得响传的开记得住的名字,非下一番功夫不可。时间紧任务重,想必文化氛围浓郁的网易,并不会在这件任务上卡壳。

03

起花名是个好事情,花名可以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让员工感到亲切。

很多互联网公司曾经干过类似的事情,初衷也是为了消除公司内部的等级观念,让一团和气春风般和煦地吹拂所有同事,每个人都有一种置身平等社会的高尚感受。现代企业的管理制度是为了提高效率而存在的,如果陷入尊卑有别、左右站队的老一套封建糟粕中去,当然不利于企业文化的建设,反而容易滋生论资排辈臃肿拖沓的官僚主义作风。

比如阿里巴巴用的就是以武侠为主的古代人物名称,马云叫风清扬,张勇叫逍遥子。都有一代宗师的风范,听起来就有笑傲江湖虚怀若谷俾睨天下的气魄。我称呼张勇用的是老逍,而不是老张。

比如腾讯就流行用英文名,我跟马化腾先生沟通会称呼Pony,而不是马总。

04

网易突然开启花名制度,可能有两个麻烦。

第一个是突然改称呼的别扭,称呼了很多年的张三,突然改叫张思睿,多别扭啊。

过去中国人的名字很繁复,首先是「姓」,其后是「名」,名后还有「字」,有声望的人还有「号」,我们看古书,知道一个人的名字,但在另外的地方看到的是他的字或号,就会以为是另一个人,闹出笑话和歧义。要想把这么多称呼统一在一个人身上,是很费神的事情。

放在今天,类似问题当然也概莫能外。一个大企业有很多人,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瞬时间每个人都以一个昵称出现在众人面前,尤其是网络交流工作,不闹几出乌龙事件是不可能的。

第二个是花名不统一,会怪怪的。

一个叫翠花,一个叫Linda,她们俩在一起开会是不是怪怪的?

可以用汉字,也可以用英文,会形成两大阵营,闹不好还会搞出一些由此而出的对立情绪,双方交流起来,互相看不惯,那就适得其反了。

虽然如此,但我觉得在工作交流中,避免称呼哥、姐这类具有浓郁黑土地气息的俗称,是很必要的。一说话就把别人架起来,给个高帽子,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往往是要给弟妹点什么的,这不好,经常很唐突。

05

大家猜猜,丁磊会给自己起一个什么样的花名呢?

丁磊先生向来有奇思异想,敢为天下先。当年从互联网的高段上一跃而下,跳到地面养猪,就让我辈捏了一把汗。没想到的是,最近几年猪肉涨的嗖嗖的,真有先见之明。

既然整个公司要实行昵称,那么丁磊一定会身先士卒,给自己起一个响当当的名号。是什么呢?我斗胆猜一下,嗯,我猜是「三石」。假如我入职网易的话,我就给自己起个花名叫「三点」,可以和「三石」相呼应。这样很容易让领导记住,也能够凸显自己《亮三点》的历史功绩。

如果你加入网易的话,会给自己起个什么花名呢?三字辈很可能是奇货可居的名号,三羊开泰、三山五岳、三月三,不一而足。

当然,不管名字多么嘹亮,千万记得要通俗易懂,符合自己的理想人设。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