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服务正文

盗播产业链调查:一款App看遍各大平台,超前点播也可绕过

admin 科技服务 2020-08-30 17:19:42 3 0

原标题:盗播产业链调查:一款App看遍各大平台,超前点播也可绕过

近日,由管虎执导的战争电影《八佰》正在热映,上映6日电影票房突破12亿大关,成为今年国内首部票房破10亿的电影。

不过南都记者注意到,一些盗版平台上已可找到这部电影的资源,就连近期热播剧《以家人之名》《琉璃》等需要开通VIP会员或超前点播的剧集也可观看。南都记者调查发现,一些盗版商甚至开始发展下线,来出售影视资源卡谋利。

超前点播剧集随意看,盗版商“转战”App不忘免责声明

8月28日,南都记者输入“在线影视”进行搜索,点击进入位于搜索前列的一家影视网站。“XX影视网”首页推荐《琉璃》《以家人之名》《且听凤鸣》等诸多剧集,以及正在院线热映的影片《八佰》。此外,该站还提供各大综艺和海内外动漫资源。

以需要超前点播观看的电视剧《琉璃》为例,用户可以在该网站免费观看至第44集大结局,而当天视频网站仅免费至24集。

近年来,为了逃避版权方和监管部门的监测,一些盗版商还逐步将“阵地”从网站转向App。

南都记者通过贴吧广告联系到一名卖家。对方称下载一款“亿X生活”App后,再花费二十多元购买卡密,即可在该平台内免费观看各大视频平台的VIP内容。

展开全文

“亿X生活”App界面。

南都记者实测发现,这款App提供腾讯、优酷、、爱奇艺、芒果TV、PPTV、1905、体育直播等多个视频平台内容。用户开通这款App的VIP服务后,可观看热映电影《八佰》,以及主要视频网站的付费片源,如《摩天大楼》《琉璃》《上海王2》等。

一款App如何掌握各大主流视频平台的资源?背后的技术原理是什么?

南都记者注意到,这款App的免责声明写道,“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将会在1个正常工作日内删除,谢谢理解。”

腾讯灵鲲监管产品中心总监陶思南告诉南都记者,最简单的侵权方式就是直接盗录,比如“枪版”电影就是不法分子在电影院直接偷录制成,或者不法分子开通视频网站VIP,一边播放一边翻录付费影视资源。另外,不法分子还通过“盗链”获取资源。所谓“盗链”,就是指不法分子破解视频网站或平台的协议,根据网站和服务器的交互方式来模拟协议,直接盗取链接,到服务器上“拿”资源。

“盗版网站的制作成本、技术难度较低,只需要购买一套源码或者接入他人开发的解析路线就能建立起来。”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告诉南都记者,在各大源码论坛、知名搜索引擎和电商平台都有App源码、解析路线接口分享与销售,App源码的价格从几十到几千不等,解析路线接口则有免费的,也有付费的。

盗版商“开拓”发展代理卖卡模式,还提醒用户防止受骗

借由“亿X生活”App,南都记者注意到,除依靠“打擦边球”的色情赌博类广告赚取收入,还有盗版商“开拓”新“创收方式”——直招代理发展下线卖卡。

一名自称“亿X生活影视合伙人”告诉南都记者,可以花699元开通代理权限成为“平台合伙人”。成为合伙人后,可以无限免费生成VIP卡密,自己定价出售,还可以拥有独立后台来修改App客服联系方式和修改App内广告位,甚至可以招收下级合伙人来享受三级佣金。

该合伙人向南都记者发来的“代理”信息。

根据VIP卡密的宣传资料,VIP卡密不仅可以直接售卖,还可以作为商家赠品,起到促销、微信引流、化解砍价以及维护顾客关系的作用。

当南都记者对VIP服务的时效和引流问题表示担忧时,该合伙人称没必要担心,产品价格低廉,只卖年卡问题不大。而且如果南都记者成为合伙人,对方承诺手把手教引流方法,还能进群教学售卖技巧和专业话术——“买卡打的是低价优势,很多人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都会去买。没事去对接实体店,一天随随便便几千张卡是很轻松的。”

“这个项目虽然是灰色产业,但因为成本小非常赚钱。”该合伙人补充道。

高艳东告诉南都记者,盗版平台的界面中往往含有大量的非法广告、非法搭载的软件。另外,收取代理费、发展代理人员也是盗版平台的主要推广模式之一,带来其他灰色收入。不过他也指出现实中也不乏网站以低价吸引受害者充值后“跑路”的现象,比如在用户使用一段时间后,清除其用户数据并更换网站界面、再次上架销售的情况。

有意思的是,“亿X生活”App页面用红字“提醒”用户,要在App内开通合伙人,线下谨防受骗。

打击盗版难在“处置侧”,盗版商位于境外难起诉

今年1月,借助灵鲲知识产权保护系统,腾讯安全帮助深圳市市场稽查局知识产权稽查处破获一起“某某视界”App侵权案。该案涉及侵权影视作品3268部,累计盗版传播点击量高达两千五百多万次,涉案流水110余万元。

“盗版服务商涉嫌违反民法、侵权责任法、著作权法、反不正当竞争法、刑法等法律。”高艳东说道。

在他看来,盗版行为对视频造成了直接的损害,侵犯了平台的知识产权与经济利益。此外盗版行为还会对影视行业的发展造成间接损害,由于权利受到损害,平台可能会减少对内容创作与版权购买的投入,从而对整个影视行业的创作与创新产生负面影响。

如何监测盗版内容?为何盗版平台屡禁不止?

据陶思南介绍,技术部门通过在搜索引擎上模拟人工搜索盗版网站或App,或者检测用户在社交平台公开分享的网盘链接、BT种子、磁力链接等盗版资源,再进一步识别视频画面,以确认是否存在侵权内容。

“但难点不是在发现侧,而是在处置侧。”陶思南表示,一方面,监测机构作为非执法部门无权直接处置侵权网站。不论是屏蔽关停盗版网站或是封锁盗版内容的传播,都需要等待版权方发起维权请求和监管部门对侵权行为作出认定后,监测机构才能有所行动。另一方面,版权方和监管部门没有直接掌握侵权数据,处在一个相对被动的地位。

陶思南还提到,版权方想要维权也并非易事,因为盗版商往往位置隐蔽或是身处海外,无法联系,版权方难以通过起诉等法律途径解决问题。以腾讯影业出品的热剧《庆余年》为例,灵鲲后台累计发现5万多个侵权网站,用户访问次数累计超过5800万次,但不少盗版网站IP地址位于北美、南非等地。

在高艳东看来,要遏制盗版网站,不仅需要在源头上遏制破解技术提供者运用技术手段解析视频平台网站的行为,还需要打击在搜索引擎、论坛、电商平台、社交媒体上面向需求端的盗版网站运营者及其代理商。

“这不仅需要平台自身加强技术防范措施,也需要司法更加及时、有力地打击,同时还有必要加强普法教育,提高人们的知识产权意识。”高艳东补充道。

采写:南都记者黄莉玲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