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创业正文

字节跳动,疯狂收割互联网人才

admin 科技创业 2020-08-27 03:58:03 3 0

原标题:字节跳动,疯狂收割互联网人才

字节跳动又收割了一批互联网人才。

数日前,腾讯一线爆出,去年百度闪电离职的5名高管中,已经有2名加入了字节跳动。至此,字节跳动内部不知不觉集结起一大批“百度系”人才,包括今日头条现任CEO朱文佳、字节跳动算法负责人杨震原等等。

眼下,字节跳动依然没有停下招人脚步。此前张一鸣在公开信中预测:2020年,字节跳动的全球员工人数将突破10万人。比如游戏业务将会招聘超1000人,教育业务则会增加10000人。

而有趣的是,在张一鸣领衔的团队中,很多核心高管,都是通过收购“买来”的创业者。最典型的例子便是字节跳动中国CEO张楠,6年前,她的创业项目被今日头条收购,自己也随即加入了张一鸣团队。

不知不觉,张一鸣成了字节跳动的头号HR。过去10多年里,张一鸣曾透露他作为面试官面试超过2000个年轻人。这家年轻的“巨无霸”,正在招揽各方人才,打造自己的军团。

2名百度前高管加入,

字节跳动集结了一大批“百度系”

BAT的人才流向哪里?

据腾讯一线报道,近日,两名曾在去年5月离职的百度高管,吴海锋和孙雯玉,已经加入字节跳动。

他们加入字节的方式并非直接任职,而是将离职后共同创办的企业“幺零贰四科技有限公司” 整体并进字节跳动。资料显示,幺零贰四是一家医疗信息相关初创企业,成立于2019年5月1日。据悉,就在吴、孙等人离开百度后,吴海锋手下总监、高T、高P也大批离职,其中有些也随这家公司的并入,一同加入字节。

时间拨回2019年5月,百度遭遇了上市以来首个季度亏损,随后百度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辞职。与此同时,还有另外4位高管离任,分别是百度副总裁吴海峰、百度副总裁顾国栋、百度副总裁赵承、百度执行总监孙雯玉。

资料显示,上述离职高管中多位都是在百度10年以上老将。而这场5名高管的集体出走的原因,被曝大部分源于字节跳动的崛起:“百度最高层开始向下追责,而起因是抖音赛道错失被抬上桌面。”

更有意思的是,除了赵承主管政府关系外,向海龙、顾国栋、吴海峰和孙雯玉都是百度搜索公司的管理层。如今,向海龙已经加盟国美,吴海锋和孙雯玉也率领一批曾经的得力干将来到了字节跳动众所周知,搜索业务是字节跳动这两年的发力点之一。

去年,字节跳动高调宣布要打造全新搜索引擎,随后曝光搜索团队、上线头条搜索网页版和slogan。今日头条CEO朱文佳还在生机大会上公开谈搜索业务:头条搜索已经进入第一梯队。

为此,字节跳动大肆网罗人才。去年3月,前360的搜索产品负责人吴凯被爆已经在2018年底加入字节跳动,当时,字节跳动回复称,搜索已经上线,产品还处于测试阶段。

展开全文

投资界梳理发现,目前字节跳动已经集结起了一大批“百度系”人才。朱文佳出身百度,他于2015年加入今日头条,负责算法,此前曾在百度任搜索部主任架构师。现任字节跳动算法负责人杨震原,也曾在2005-2014年的9年时间里就职于百度,主要负责搜索架构。2014年,他从百度搜索部副总监位置,被张一鸣挖到字节跳动。字节跳动技术副总裁洪定坤,本科毕业后在百度贴吧工作了5年,此后,洪定坤在小米短暂就职了一段时间,于2014年进入字节跳动。

神操作!用收购代替招人

这几年,张一鸣“买来”多位猛将

极速崛起的字节跳动急需大量人才的支撑。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张一鸣领衔的豪华团队中,很多核心高管,都是通过收购“买来”的创业者。这也是字节跳动战投的显著特点:被并购后,原项目的创始人继续留在字节跳动各尽其才,甚至此后成为团队核心。

这当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张楠。2020年3月,张一鸣公开信宣布字节跳动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任命张楠为字节跳动中国CEO。这位80后女性并非由字节跳动内部培养的人员,却走出了从一个边缘产品负责人到字节中国业务总负责人的成长路径。

早在2013年,张楠创建的图片分享交流社区图吧被今日头条收购,她随即进入头条负责内涵段子。当时,内涵段子虽然是头条系的老产品,但却相对边缘,张楠凭借自己对UGC社区产品的深度理解,慢慢把这个产品“养”出了不错的成绩,并开始负责字节跳动的UGC业务。

2016年,字节跳动推出了抖音、火山等产品,张楠带领下的艺术院校学生的运营活动功劳最大,推动了抖音从0到1。2018年,张楠担任抖音CEO兼字节跳动市场品牌负责人,随后又出任抖音总裁;2018、2019年,张楠还牵头字节跳动的相机业务,带领团队研发出轻颜、剪映等新产品。直到今年,她被任命为字节跳动中国CEO。

字节跳动两大成熟产品体系,一个是抖音,另一个就是今日头条,这两个产品都与一个人密切相关陈林。陈林是抖音冷启动过程中的推动者,抖音成长起来后他淡出决策,2018年接替张一鸣成为了今日头条CEO。鲜为人知的是,陈林也是因为前公司被字节收购而加入张一鸣团队。

另外两个典型的例子则都出自Musical.ly,分别是Musical.ly创始人阳陆育和联合创始人朱骏。

某种程度上,Musical.ly算是如今备受关注的Tiktok的前身。2018年8月,字节跳动把抖音海外版TikTok和曾10亿美元买来的Musical.ly(2017年并购)一起整合升级双方联合推出全球短视频平台新TikTok。Musical.ly曾大肆流行于北美,抖音更是横空出世的现象级APP,TikTok在这样双重基因的加持下,迅速成为了字节跳动全球化的标志性应用。

此后,阳陆育和朱骏都留在了字节跳动。朱骏曾任TikTok总裁,2019年上半年,朱骏(Alex)开始负责抖音国内产品,向张楠汇报,而在今年3月的人事调整中,张一鸣特意强调他会在今年“和Alex一起把字节跳动全球管理团队完善”。2020年7月,朱骏Alex担任字节跳动产品和战略副总裁,负责产品战略、公司战略和投资。

2019年10月,字节跳动曝光会在2020年发布一款直接面向用户的K12教育硬件产品,由原Musical.ly创始人阳陆育负责。投资界通过其早期投资人了解到,阳陆育一直都有教育情怀,Musical.ly最初也是定位于教育学习的短视频产品。同阳陆育一起打磨教育硬件的是吴德周,他率领原锤子硬件团队(也被字节收购)为此加码。

而这样的例子在字节跳动还有很多,除了业务负责人,花钱买来成熟团队和某一个条线上的业务,对于快速前进的字节来说都是不错的选择,因为张一鸣会给人成长和试错的机会。

字节疯狂招人:

张一鸣才是公司的头号HR

字节跳动一直在招人。

2020年初,张一鸣在一封公开信中预测:2020年,字节跳动的全球员工人数将突破10万人,新增4万。在国内外,字节跳动的各个业务条线都在扩充。

字节的游戏业务负责人严授此前宣布,字节游戏将会在2020年继续招聘超1000人。其实从2018年开始,字节跳动已经开始有计划地招聘游戏人才,特别是游戏开发人员。在这个重度依赖“大牛”的领域,成熟人才的引进哪怕来自竞争对手,例如腾讯、网易游戏、完美世界、英雄互娱、三七互娱等等。

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也高调提出,字节跳动教育业务仍在持续招人,今年将会招聘超过一万人。字节跳动疯狂收割互联网人才,甚至在已有的成熟产品中默默“挖人”。

在全球化之路上,今年6月1日,字节跳动正式任命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为字节跳动首席运营官(COO)兼TikTok全球首席执行官。由梅耶尔领衔的字节海外豪华军团就此组成。

实际上,为了应对业务的变化,字节跳动一直在公司组织和合作方式上不断优化调整。比如,明确主要业务的CEO和管理团队;建立各业务虚拟的P&L,帮助各业务更好的做决策;绩效管理和OKR工具也不断更新。但如何建立好一个超大型全球化企业,对张一鸣来说无疑是新的课题。

他自己坦言,管理一个在30个国家,180多个城市,有超过6万名员工的公司,并不容易。他准备在未来三年走遍所有有办公室的地区,了解公司也学习当地文化。眼下TikTok的困境大概也不能改变这个初衷,甚至会加快这个进度。

很少创始人像张一鸣这样如此重视招聘。他曾总结说:“从2015年初到年底,今日头条员工从300多一下增长到1300多,肯定不都是我亲自招来的,但还是有不少我亲自沟通的。如今我最多的夜归也是去见候选人,有时候甚至从下午聊到凌晨。我相信并不是每个CEO都是好的HR,但我自己在努力做一个认真诚恳的HR,披星戴月,穿过雾霾去见面试候选人。”

张一鸣说,“字节范中的坦诚清晰,来源于我试图理解杰克韦尔奇在《赢》中反复强烈的强调坦诚降低组织交易成本。’知识型组织中,每一个人都是管理者’,这是德鲁克关于管理者的重新定义。”这种想法促使他思考企业边界是什么,以及如何从外部视角衡量组织内部的交易成本。

过去8年里,张一鸣既是管理者,也是字节跳动的头号HR,他正在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军团。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