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服务正文

郑爽直播带货情绪崩溃,透露着快手破圈的艰难

admin 科技服务 2020-08-25 04:15:00 4 0

原标题:郑爽直播带货情绪崩溃,透露着快手破圈的艰难

中新经纬客户端8月24日电 (常涛)近日,因为在快手直播间情绪失控,演员郑爽数次登上微博热搜。有分析认为,郑爽直播情绪崩溃,表明快手上的明星和在平台成长起来的网红之前存在着隔阂。而快手一直努力寻求的破圈之路,任重道远。

郑爽直播情绪崩溃 狂拆台

8月22日,话题#郑爽情绪##郑爽直播坑位费#先后登上了微博热搜。这源于此前一天她在快手直播间带货时表现。

8月21日晚,郑爽在快手平台迎来直播带货首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本来表现正常的郑爽突然在直播中情绪崩溃,不仅不配合,还不停地拆台。主播在介绍商品,郑爽反问对方“你为什么一直要重复这些话?”主播说喝苏打水对身体好,郑爽问“对身体哪里好?”主播说面膜很便宜真不敢相信,郑爽拆台“有什么不敢相信的,都在这”。

后来郑爽边哭边怼两位搭档,称自己本来就不想让他们过来,还哭诉不想直播间变得这样商业化,直言“业绩好不好和我无关”“这是我的直播间,我有我自己的直播风格”。最后两位一起直播的搭档无奈离开直播间,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郑爽当晚在直播间的表现引发了争议。有网友认为郑爽倡导粉丝理性消费,是“真性情”,为粉丝考虑;也有网友认为,既然选择了带货就应该卖力推广,作为公众人物不应该把个人情绪带到直播间,这样做是不敬业的表现。

展开全文

来源:郑爽快手直播间

不过更让人想不到是,此事后续逐渐陷入“罗生门”。郑爽在直播中表示:“这样的直播太过于商业化,我不是某种商业目的来的,我不是想来挣钱,我真的是想推荐商品给大家,认为是我有意思的事情。”

不过,郑爽直播间其中一位搭档“DJ子劲”对此回应时表示,郑爽本人清楚,这是一次商业直播,因为她是收了商家坑位费的,有30多个促销点,应该准时、准确地说完每一件商品,否则很可能违约导致郑爽赔钱。

直播间郑爽另一位搭档“猫妹妹”在与快手网红辛巴连线中也称,是郑爽团队和平台找的自己,而且带货是郑爽自己确认过的。

8月22日晚,郑爽在微博晒出直播带货品牌名称,包括“已代言”“已短代言”“商品推荐官”“商务代理合作”几大类,但均注明“无直播费用”。言下之意,自己没有收坑位费。

郑爽在社交平台回应

郑爽也在社交平台对直播间“这是我的直播间,我有我自己的直播风格”言论作出回应。她称这句话的意思是“因为必须接受社会的进程,要去做,但是不想一开始就顺应这种节奏,因为我作为观众没找到自己喜欢看的类型,挖掘过可能不够仔细,所以想做一个让自己关注的主播。”并直言“我就是看不顺眼直说的人。”

6月4日,郑爽“入职”快手“创新实验室合伙人”。6月5日下午,郑爽进行了快手直播首秀。在大约时长两个半小时的入职直播中,郑爽做了模型,学习了如何使用快手内部办公软件Kim,制作了魔法表情包,还吃了一顿火锅加班餐。

谁最尴尬?

明星在快手平台直播,上一次如此受到关注还是7月26日晚周杰伦的直播首秀。那一次,也有“尴尬”的场面出现:周杰伦直播首秀,辛巴团队狂刷1300万元,贡献近六成。

据中新经纬记者粗略统计,当晚周杰伦直播首秀共计收到约2.2亿快币打赏,折合人民币约2200万元。颇有意思的是,打赏榜前四名总计贡献了1.8亿快币,占约82%。这四人分别为“时大漂亮”“陈先生”“蛋蛋小盆友”“爱美食的猫妹妹”,打赏快币数量分别为7083万、5306万、3118万、2752万。

其中“时大漂亮”“蛋蛋小盆友”“爱美食的猫妹妹”均来自辛巴团队,为辛巴徒弟。这也意味着,辛巴团队三人贡献了约1.29亿快币,约1290万人民币,占打赏榜总额的58%,分别列榜一、榜三和榜四。

彼时有业内人士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分析:“辛巴有意在向周杰伦宣示:快手是我们的主场,我才是快手一哥。”

虽然这件事后来没有进一步发酵,但联系到郑爽在直播间情绪崩溃,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明星在快手做直播并不是一件简单事情。

互联网分析师刘焱飞对中新经纬客户端分析,直播是一项特殊技能,需要学习,需要根据不同的受众群体做不同直播规划。哪怕是明星,也不是随随便便坐在那就有好成绩的。

“在快手平台上,除了杨子和小沈龙,尚未看到做直播合格的明星艺人。但实际上,杨子和小沈龙做直播也有较多的江湖气,在情感认同上不属于明星那一队列。”刘焱飞说。

快手破圈之难

从最初的“扯嗓喊麦”“老铁666”,到如今的“主播互撕”“戏精PK卖货”,“土味”是一直贴在快手身上的标签。

这和快手平台特有的生态有关系。在外界看来,快手更偏重社交属性,鼓励主播运营自己的私域流量池。这有利于提高主播的粉丝粘性,培养头部带货主播。于是在快手平台上形成了像辛巴、散打哥这样的“家族江湖”。这样的氛围能为快手用户提供独特的集体认同感,主播的成长也更依赖于“相互提携”。但时间一长,这种特有的生态难免变了味道,变成“土味”。

刘焱飞表示:“快手崛起于小城市和城镇,最初用户为低收入人群。用户审美决定了,在快手平台上,喊麦和老铁这种更接地气的网红更受欢迎,这也决定了明星在快手平台上应该如何表现,这可能是部分明星人设所不能接受的。明星都装着,是不太容易被快手用户真心接纳的。”

“土味”标签下,快手一直寻求破圈,比如挤压头部主播的生存空间。2020年4月底,辛巴和散打哥二人及其团队产生言语冲突,引发骂战,矛盾不断升级后,事态引发微博上更大范围的议论,迫于官方压力,4月24日,辛巴和散打哥接连宣布暂时退网,其他涉事主播也停播反省。

还有就是引入更多明星主播。在很大程度上,签下周杰伦可以被认为是快手破圈标志事件。为了跟周杰伦合作,快手也下了重本。这是因为,周杰伦身上所代表的流行文化与品位,以及他的粉丝影响力,正是快手所急需的。

不过目前,周杰伦们不是主流。2019年12月网易H5与飞瓜数据发布了《短视频Top100账号数据报告》,在快手TOP100账号中,明星用户只占5%,位列第六,而排在第一的是占据30%的搞笑类。在粉丝数超过一千万的明星中,暖男先生(郭冬临)、赵四、宋晓峰等喜剧类账号占据半壁江山,顶流的王祖蓝、谢娜在这里也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形象。

刘焱飞认为,快手网红老铁的圈子已经根深蒂固,破圈不太容易。显而易见的是,快手签约周杰伦、郑爽等明星,也是想要破圈,吸引更多粉丝,这种尝试值得肯定,但就目前来说,成绩一般。

“郑爽直播情绪奔溃也说明,快手上的明星和平台成长起来的网红之间存在着隔阂。明星显然不适应网红的体系,明星们本来的秀场在影视节目、电视台、微博,他们在那里怡然自得。而且明星的反应和快手平台气质文化也有关系。”刘焱飞说。

刘焱飞认为,快手上的明星,无论是做直播还是带货,都有待发现新模式。快手本质上还是缺乏明星秀场直播新模式,这是解决问题的主要方法,还不是签约更多明星。

刘焱飞认为,快手作为一种互联网用户喜闻乐见的秀场,应该有足够多做传统综艺秀场直播的人才,把明星直播玩出新花样和新高度,比如达到电视时代《快乐大本营》《非诚勿扰》那样的高度。“快手直播的明星秀场,有待于走出目前琐碎、平庸的泥淖。”(中新经纬APP)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