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服务正文

他偷谷歌机密被罚破产还入狱,却反手向Uber索要41亿美元天价赔偿

admin 科技服务 2020-08-08 02:17:21 4 0

原标题:他偷谷歌机密被罚破产还入狱,却反手向Uber索要41亿美元天价赔偿

原谷歌无人车团队创始团队成员、原 Uber 无人驾驶技术高管,硅谷无人车大佬安东尼·勒万多斯基 (Anthony Levandowski),终于因为其罪行得到了处罚。

本周三8月5日,美国加州北区地方法院下达判决。勒万多斯基犯下一项盗窃谷歌商业机密的罪行,将被判处18个月监禁,缴纳9.5万美元罚款,并赔偿原谷歌无人车业务新成立的 Waymo 公司75.6万美元。

考虑到新冠疫情肆虐美国,勒万多斯基将在疫情消退之后前往监狱报道,开始18个月的刑期。法庭允许他在那之前在家监禁。

在判决书中,法官表示,“在家监禁就等于给未来每一个优秀的、想要偷窃商业机密的工程师开了绿灯。监狱才是正确的答案。”

去年8月,公诉方以总共33项项罪名起诉勒万多斯基,建议法庭判决其监禁27个月。勒万多斯基一方则希望达成辩诉交易 (plea deal),缴纳一笔罚金,在家监禁12个月,外加200小时社区服务,作为处罚。

今年三月,勒万多斯基和地方检察官达成了辩诉交易,对其中一项偷窃指控认罪。在此项罪名中,他被指控偷窃了原谷歌无人车团队一份名为 "Chauffeur Weekly Update" 的文件,其中包含团队的季度目标、每周指标、关键任务和结果、团队列出的重大技术挑战,以及一些相关的笔记。

勒万多斯基法庭上表示,“过去三年半让我更清楚地认识到我都做了些什么。我希望借此机会向谷歌的老同事们道歉,我背叛了他们的信任;向我的家人道歉,因为他们为我的行为已经并且仍在付出代价。”

地方检察官卡特琳·沃兹尼亚克 (Katherine Wawrzyniak) 表示,“勒万多斯基的错误在于偷窃这些文件,令众多谷歌同事在无人车安全上的重要贡献付之一炬。如果有人像他一样聪明、事业至上,却认为这些可以开脱自己的罪行,那他可大错特错了。”

Waymo 接受科技媒体 TechCrunch 采访时表示,勒万多斯基偷窃商业机密的行为对公司造成了严重的扰乱和损失,是彻底的背叛行为,如果未及时发现的造成的损失可能更加巨大。“法庭此次的判决,在保护尖端科技研发的商业机密法律的层面上,是一次巨大的胜利。”

勒万多斯基发家史

作为创始成员,勒万多斯基通常被认为是谷歌无人车团队的二号或者三号人物(另两人分别为塞巴斯蒂安·特朗 Sebastian Thrun 和克里斯·厄姆森 (Chris Urmson)。

展开全文

从左到右:勒万多斯基、特朗、厄姆森

2004年美国国防部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 (DARPA) 举办的自动驾驶挑战赛被认为是自动驾驶技术发展的开端,而勒万多斯基和他在UC伯克利的同学组成了 Blue Team 参加了那次挑战赛。

虽然铩羽而归,但因为 Blue Team 开发的自动驾驶+自平衡摩托车——被命名为“灵魂战车”(Ghostrider)——实在太抢眼了,他们的团队,特别是勒万多斯基本人,还是收到了大量关注和赞助。

在 Dapra 挑战赛上,Velodyne 公司的老板戴维·霍尔 (Dave Hall) 和勒万多斯基是竞争对手。2007年 Darpa 举办另一次无人驾驶挑战赛时,霍尔找来了勒万多斯基,让他来推销公司新开发的激光雷达给各个参赛队伍。最终六支完成挑战赛的队伍,有五支是 Velodyne 的客户。

其中一支就由特朗率队,而且勒万多斯基也在这支队伍里。后来特朗把他招进了公司一起做谷歌无人车(当时还在 Google X 实验室旗下,内部名称叫做 Projecet Chauffeur),并让他负责硬件部分。

明眼人可能看出来了:勒万多斯基在这次07年比赛里,又当供应商又自己参赛。他这样的做法难道不会严重的利益冲突吗?

其实勒万多斯基之后的无人车职业生涯里,一直在做类似的事情。在谷歌上班的同时,他自己还私下办了好几家公司做自动驾驶和机器人相关的生意,和谷歌形成了利益冲突。这些公司其中一家名为 510 Systems,勒万多斯基还通过暗箱操作,居然让其成为了谷歌无人车的供应商……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当时的谷歌对此并没有太多怨言——主要可能是被勒万多斯基的才能所打动,太想保住他。勒万多斯基在2019年接受《连线》杂志采访时还曾经表示,自己私下开公司的事情是公司里“公开的秘密”。

后来勒万多斯基在团队里争权夺利,结果不仅没能成为谷歌无人车业务的最高领导,连硬件团队也大权旁落——不过,他在财务上也完全没亏着:510 Systems 和另一家他创立的公司,作价2000万美元一起被谷歌收购,勒万多斯基正式获得了属于他的 "fuck you money"。

谷歌在2015年进行了拆分重组,很多原 Google X 实验室下设的尖端科研项目都成立了独立的公司。无人车反而是最后一个公司化的项目(直到2016年底才拆分成立 Waymo),导致很多团队关键成员拿着即便在硅谷都高得出奇的薪资,却没有被给予像其它同事那样“再创业”的激情。那段时间里,很多关键成员都选择了离职。

其中就有勒万多斯基。那段时间,正在大力推进自动驾驶科研的 Uber 也找上了他。根据后来法庭公开的文书,2015年初,他从谷歌拷贝了超过1.4万份文件,然后提交了辞职信——在那之前,他在谷歌无人车项目上总共的薪资和奖金已经达到了1.27亿美元。

当年五月,勒万多斯基创办了又一家新公司——做卡车自动驾驶的 Otto。当年八月,Uber 宣布收购了除了激光雷达之外当时几乎没有任何可以展示的技术和产品的 Otto,价格6.8亿美元(这笔收购实际上在勒万多斯基还未从谷歌离职的时候就在谈了)。

顺嘴一提,那段时间的勒万多斯基简直登上人生巅峰,除了成为 Uber 新技术部门的工程副总裁,还创办了一个人工智能神教 "Way of the Future",创教宗旨是“创造并推广基于人工智能的神格实现,通过理解和礼拜这一神格为改善社会做出贡献”……

Waymo 也不是吃素的,发现了勒万多斯基拷贝文件之后,在2017年向他和 Uber 发起了两起诉讼,铁证如山,勒万多斯基没有办法,只能 "take the fifth"(指援引宪法第五修正案,拒绝做出任何回答,以免在宣誓不作假的前提下被迫提交不利于自己的证词)。

Uber 先是“卸磨杀驴”,在2017年5月解雇了勒万多斯基,后在2018年和谷歌达成了和解,除了向谷歌支付了0.34%的股权作为赔偿之外,还承诺不会继续采用勒万多斯基从谷歌偷走的技术。而谷歌起诉勒万多斯基本人的案件,金额高达1.79亿美元,迫使他不得不宣布个人破产。

反诉前东家,还想东山再起

在偷窃商业机密上,勒万多斯基可能认错了。但与此同时,他反倒认为 Uber 在自己被谷歌起诉整件事里做的不到位,没有尽到其雇佣合同中确定的义务。

7月16日,勒万多斯基又把 Uber 告上了法庭,要求高达41亿美元的赔偿……

具体来说,勒万多斯基和 Uber 签订的雇佣合同有一条明确说了,如果自己日后遭到谷歌起诉(相关的罪名可能包括违反信托义务、违反忠诚义务、违反竞业禁止条款、盗用商业机密等等),Uber 将负责承担相关赔偿。

但是勒万多斯基在遭到谷歌起诉之后,Uber 先后多次拒绝支付该案件产生的相关索赔金额。Uber 方面的理由是勒万多斯基没有诚实披露一些涉及利益冲突的情况,因此撤回了前述条款的相关承诺,取消了公司为他支付的律师,甚至还反将一军,在他的个人破产案件中要求获得补偿。

就此,勒万多斯基希望破产法庭能够判决 Uber 1)支付破产案件中自己一方已经和将要产生的支出,2)雇佣合同中赔偿条款的撤回失效,3)支付总计41.28亿美元的赔偿金等。

如果勒万多斯基在这里胜诉,就算法官给 Uber 一方需要支付的赔偿金额大打折扣,怎么也比他本人在之前盗窃谷歌商业机密案件中支付的75.6万+9.5万美元的赔偿金高的多了。

也就是说,通过这桩诉讼,他反而还有机会能赚到更多钱……

怎么说呢,真是……太会玩了。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