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互联网正文

Google为什么掉队?

admin 科技互联网 2020-08-02 02:20:24 3 0

原标题:Google为什么掉队?

原创 新文化商业 新文化商业

作者 | 千水

美国商务部宣布,二季度美国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速为—9.5%,是有记录以来的最大跌幅。然而,同样在今日,亚马逊,苹果,Alphabet和Facebook四大科技公司公布Q2财报,他们的财务业绩与美国经济的整体经济状况形成了鲜明对比,上扬的收入和股价走势震惊了华尔街。

亚马逊的销售额比去年前增长40%,利润翻了一番;Facebook的利润增长了98%;苹果虽然在新冠病毒流行期间关闭许多线下门店,但全世界范围内的产品销售额却显著增加了,获得112.5亿美元的利润;而四大巨头中唯一的落后者Alphabet,广告收入虽明显下降,但仍然好于华尔街预期。

四巨头Q2财务情况

1、亚马逊:

2020年上半场,最亮眼的公司当属亚马逊。我们看看这半年亚马逊的股价走势有多猛:股价从2020年1月初的1800美元直接蹿升到3200美元,增幅高达78%,市值逾1.5万亿美元,直逼2万亿而去。

展开全文

我们知道,沙特阿美(Saudi Aramco)是有史以来全球第一家市值达到2万亿美元的公司,而从股价走势来看,亚马逊有可能成为美国第一家市值达2万亿美元的公司,目前的市值为1.52万亿美元。其他争夺该宝座的竞手还有苹果和微软,市值分别为1.62万亿美元和1.598万亿美元。

财报显示,Q2亚马逊平台的出售的商品订单猛增57%,网上销售额增长49%,增速均为去年同期的三倍多。

今年4月,贝佐斯向投资者风险预警时提到,预计该公司不会有营业利润,甚至可能会出现亏损,因为该公司计划花费约40亿美元用于新冠相关的支出,例如临时加薪,为配送环节增加安全防护措施等。然而结果是,这些成本远远低于线上购物需求激增带来的消费金额激增。据财报显示,亚马逊在线零售额仍增长了48%,实现52亿净利润,同比增速接近翻倍,成为该公司历史上净利润规模最大的单季度业绩。

稍微遗憾的是,亚马逊利润丰厚的云计算业务的销售额为108亿美元,仅增长29%,低于分析师预期。

2、Facebook

Facebook第二季度的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1%,达到187亿美元,而利润跃升了98%,达到52亿美元。根据FactSet提供的数据,该结果远高于分析师预期的173亿美元的收入和39亿美元的利润。

据财报显示,脸书的MAU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2%;第三方数据显示,超过30亿的人经常使用Facebook或其旗下产品,每天约有24.7亿人使用Facebook的一个或多个应用程序。尽管监管机构越来越多地对脸书进行审查,也质疑其应用大数据能力干预美国总统大选甚至垄断,再加上屡上报端的关于仇恨言论传播的指责等;但从结果上看,用户和广告商依然保持着对Facebook的使用热情。

不过,Facebook于财报发布当日警告投资者,因对仇恨言论不作为而被大广告商抵制,将对其7月份收入产生严重影响,同时,COVID-19带来的更大经济动荡将在后面一段时间,最终损害到Facebook的利润。

3、苹果

尽管全球经济放缓,但人们仍在大量购买苹果设备,并花费数十亿美元购买苹果的应用程序和服务。

苹果财报显示,其二季度销售额增长了11%,达到597亿美元,利润增长12%,达到112.5亿美元。这两个数字都轻松超出了分析师预期,此前大部分华尔街分析师预测这两个数字都将呈现负增长。

推及原因,疫情隔离期间,越来越多的上班族被迫远程办公,因而iPad和Mac计算机的销售表现强劲。此外,互联网服务方面业务的收入也激增,其中包括苹果公司从App Store减持的销售额,这也是近期美国和欧洲反托拉斯调查的主题。iPhone仍然是该公司最主打的产品,但近两年增长缓慢,纵观过去七个季度,该季度是第二次实现了小幅销售增长,表现也是超出预期的。苹果还于周四宣布了股票分割交易,这将使其股票数量翻两番,从而使人们能够以当前股价的四分之一购买该公司的股票,该股票目前的股价周四报收于384.76美元。

4、Alphabet

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第二季度总营收为382.97亿美元,比上年同期的389.44亿美元下降22%,不计入汇率变动的影响为同比持平;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Alphabet第二季度净利润为69.59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99.47亿美元下降30%。

报告称,由于广告商支出放缓,二季度收入首次出现下滑。但该公司公布的收入为383亿美元,利润为69.6亿美元,仍大大高于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期。

Alphabet的首席财务官露丝·波拉特(Ruth Porat)表示,广告收入“逐渐改善”。下降的主要原因是Google搜索业务的广告销售下降,但是随着YouTube广告收入和云计算业务的增长,弥补了google广告业务下滑,可以看到Alphabet业务多元化的努力已经开始获得回报。

Google功课差在哪?

从上面四家公司最新的财务数据可以看到,Alphabet与其他三家走势是有些出入的,甚至反着来。我们将时间周期拉长,就可以看到,Google的营收乏力问题从很早就已经显现了。

在商业上,Alphabet重心几十年如一日在Google本身,尤其是Google的在线广告业务。该业务板块这几乎产生了集团收入和全部利润的83%。从集团产品架构来看,仿佛所有的产品和服务都是围绕着Google转,从而形成销售,购买和提供广告服务、评估广告结果“一条龙”的在线广告商业模式。谷歌在全球科技公司范围内的地位与在线搜索在所有功能业务中的重要性一致。这意味着,搜索是Alphabet的核心,当搜索被各种服务所取代时,这家公司的命数也就到头了。

上周,微软报告称搜索广告收入下滑了18%,Alphabet表示,谷歌搜索广告收入下降了10%,这使该公司的总收入有史以来首次下降,但仍比竞争对手高。但因为Google的下滑,整个集团的财务表现立马就弱下来了。

除了搜索支撑的广告业务,Alphabet投入大手笔的云计算业务和前瞻性业务并没有达到预期。X实验室,Waymo自动驾驶子公司以及Verily生命科学部门等其他多个部门的收入,从一年前的1.62亿美元下降至1.48亿美元。其他前瞻性部门亏损为11.2亿美元。

特别值得细说的是云计算业务。亚马逊的财报显示,今年第二季度,亚马逊云服务(AWS)的营收为108.1亿美元,同比增长29%;营业利润为33.57亿美元,同比大增58%,占据该公司58亿元总营业利润的57.88%,贡献了该公司过半的营业利润。而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财报显示,该季度,谷歌云(包括谷歌云平台(GCP)和G Suite)的营收为30.07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21亿美元相比,同比增长43%,这一增长率低于第一季度52%的增长率。

通过两家公司公布的财报可以得出,今年二季度,亚马逊的云计算业务营收是谷歌的三倍多。

事实上,2019年底,谷歌为其云计算部门“谷歌云”(Google Cloud)设定了目标,高点宣布其将在2023年之前击败其竞争对手微软Azure和亚马逊云服务(AWS),显示了自己在云计算领域的投入决心和野心。

而当时,在公共云市场,亚马逊云服务在公共云基础设施市场中占有大约50%的份额,排名第一;微软Azure占有20%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谷歌云所占的市场份额为个位数,排名第三。从市场份额和增长率来看,谷歌云与亚马逊AWS和微软Azure的距离正在拉大。

2015年8月,Sundar Pichai接任Google成为CEO,成为Google及其母公司Alphabet的新老板,此后Alphabet的市值在四年几乎翻了两倍。去年12月,为奖励Pichai的赫赫战功,Google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退位同时,将谷歌的母公司部分股份也交给了他。

但Pichai面对的是一家巨型传统公司,随着去年创始人离职和新办公大楼搬迁,Google的组织革新任务变得前所未有的艰巨。缺乏创新、过于保守传统、收入增长乏力、创业时期随心所欲的文化难以维持、改革困难等问题已经是Google公司老生长谈的问题了,而Pichai今年特别重新提起了这个任务的紧迫。

《经济学人》在对Google的深度报道中指出:“就像硅谷的抄写员之一史蒂文·列维(Steven Levy)在2011年所说的那样,只要Google的广告产品仍是“每一个敢于创新的金线安全网”,这一切都无关紧要。但与竞争对手相比,在利润率,股市表现上,创新能力Google都在退步。”

不过,Google能否回到巅峰,还要看其组织革命的决心有多大以及疫情到底什么时候褪去。

部分数据、采访内容参考自:

The Economist:Google’s problems are bigger than just the antitrust case

The NewYork Times:The Economy Is in Record Decline, but Not for the Tech Giants

End

原标题:《Google为什么掉队?》

阅读原文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