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通讯正文

iPhone12迟到,手机业绩增长疲软,苹果5G开局不利?

admin 科技通讯 2020-08-01 02:07:05 3 0

原标题:iPhone12迟到,手机业绩增长疲软,苹果5G开局不利?

“谢谢苹果考虑到我资金周转困难,特意推迟发布时间。”7月31日上午,iPhone 12官宣推迟上市的消息传来,迅速登上社交网络热搜,不少段子手也拿此事开起了玩笑。不过,也有不少用户表示笑不出来:“不是吧!我的iPhone 7 plus已经用了三年了,原以为九月份就要等到新品了……”这条评论下方,有数千位旧款iPhone用户都表达了类似的疑惑和焦急。

北京时间7月31日凌晨,苹果公司发布了今年第三财季(对应今年4-6月)财报。随后举行的财报分析会上,苹果公司首席财务官卢卡•梅斯特里表示,相较往年,今年新一代iPhone手机的上市将推迟数周。而据高通财报透露的信息,消费者可能要到十月份甚至更晚才能买到新款iPhone手机。

作为苹果迟到已久的5G手机,iPhone 12寄托了不少老用户的换机需求。尽管新机推迟上市,苹果刚刚发布的上季财报却还算非常亮眼,股价也在盘后再度触及历史新高。接下来这个季度还要iPhone 11扛起大旗,在5G网络建设和手机销售一马当先的中国,苹果证明自己5G实力的时机也受到一定延误。除此之外,服务业务面临的增速放缓和垄断质疑,也成为库克不得不重视的隐忧。

iPhone 12或晚至10月才能上市,因疫情影响开发进度与产能

从乔布斯时代开始,每年九月份上演的苹果iPhone发布会一直有科技行业“春晚”之称。无论人们对发布会上的主角——每年新款的iPhone产品是感到惊艳还是失望,都会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我指的是我们新产品的供应,今年会比去年晚几个星期。”在回答分析师提问时,梅斯特里强调,将要推迟的是产品的供应,这意味着,产品发布会可能依然会按照预定时间举行,只是上市要推迟数周。这样的事情,也曾发生在初代全面屏产品iPhone X等个别产品身上。

梅斯特里没有透露,推迟的“数周”具体是几周,但是高通此前发布的财报中透露,下一季度财报预期可能会受到“全球5G旗舰手机发布推迟”的影响,而且是推迟到第四季度。对照来看,高通财报所指的5G旗舰手机或许正是iPhone系列,而其上市时间可能会到十月份甚至更晚。

在与苹果和解后,高通将为iPhone 12系列提供5G基带。作为苹果的首代5G产品,本来就比安卓阵营迟了一大截的iPhone,现在又出现了新的变数,这也让不少“等等党”用户还要继续“等等”了。

展开全文

根据市场传言,iPhone 12将会全系搭载使用5nm工艺的苹果自研A14处理器,拥有四个屏幕尺寸不同的版本,分别是iPhone 12(5.4英寸)、iPhone 12 Plus(6.1英寸)、iPhone 12 Pro(6.1英寸)、iPhone 12 Pro Max(6.7英寸)。高通X55基带的加入或将解决iPhone饱受用户诟病的信号问题,而尝到了降价甜头的苹果,可能会将入门款的iPhone 12价格降到比去年iPhone 11更低的水平,这也意味着其销量将相当可观。

长期关注苹果动态的知名科技分析师、天风国际研究与策略部副总监郭明錤告诉贝壳财经记者,iPhone 12的迟到是因为疫情影响了开发进度。此前,他就在研究报告中指出,在全球疫情暴发后,苹果决定启动远程认证与授权给更多员工来完成新款iPhone的开发,此改变需要时间,因此新款iPhone的EVT验证(工程原型机验证)均推迟约1个月。现在看来,这些推迟最终还是让新款iPhone的上市时间出现了延后。

iPhone 12迟到让下季度业绩承压,老款手机继续扛销量大旗

Strategy Analytics高级分析师吴怡雯表示,新款iPhone的推迟上市,还因为产能的限制。她指出,延迟发布将影响iPhone今年三季度的出货量,而影响程度则取决于具体延迟的时间。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iPhone 12推迟到10月甚至更晚上市,对于苹果的长期业绩冲击有限。只要能够在欧美圣诞季开始前达到充足供应,对iPhone 12本身的销量也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苹果CEO蒂姆•库克也对后续的产品销售环境表示了信心。“十月和十二月,在这个时间段内,我认为可能会在疫苗或者治疗方法上面出现一些进展,现在还没有任何这方面的公开信息,如果的确出现了,势必会极大地增长消费者的信心,这对于任何一家依赖于消费者的公司都是有利的。”库克表示。

但iPhone 12的迟到,无疑将对接下来这一季度(7-9月)的业绩带来较大压力。尤其是作为支柱业务的iPhone业务,只能靠着上一代产品iPhone 11系列和今年4月推出的新款iPhone SE等产品撑局面了。

不过,好在库克现在已经对“一打折就变香”的“苹果定律”运用自如,靠着更加接地气的态度和更大的折扣力度,iPhone 11和iPhone SE在多个市场都取得了不错的表现。据库克介绍,在美国,苹果手机销量排行前两名;在英国排名前四的手机中,苹果占三个,在澳大利亚,排名前六的手机中,苹果占五个;在中国,iPhone 11是销量最好的手机。不过,库克并未透露其数据来源。

7-9月作为传统的“返校季”,教育优惠也成为苹果吸引年轻校园用户的契机。在中国市场,从7月初到9月底,高校学生凭借相关证明购买Mac或iPad产品可以获赠一副AirPods耳机,买电脑送AirPods的政策在苹果教育优惠中尚属首次,意在通过销售火爆的AirPods耳机带动其他产品的销售。

而苹果此前一季度(4-6月)的业绩表现,也足够让库克暂时松一口气。财报显示,该季度净营收为596.85亿美元,同比增长11%,净利润为112.53亿美元,同比增长12%,均超出华尔街分析师此前预期,盘后股价大涨6.44%,市值逼近1.7万亿美元,继续领跑美股。

不过,iPhone业务营收的增长还是各业务中最疲软的。受益于人们的居家办公和学习需求,上季度Mac营收同比增长了22%,达到71亿美元,iPad营收为66亿美元,同比强劲增长32%,服务营收131.56亿美元,同比增长15%;可穿戴设备营收达65亿美元,同比增长18%。而iPhone业务营收仅增长了2%,为264亿美元。虽然iPhone业务仍是苹果的营收顶梁柱,但在总营收中的占比持续下滑,最新的比例已经只剩下44%。

夺回中国市场5G战机受到延误,服务业务增长也存隐忧

分区域来看,上季度苹果各主要市场的营收均有上涨,不过上涨幅度差别较大。营收增长最好的为日本市场,同比上涨达21.7%,欧洲和亚太其他地区也分别取得了2位数的增长。而涨幅最小的大中华区,则仅仅微涨了1.9%。地区增长的不平衡,尤其是大中华区的增长疲软,或许比单纯的iPhone上市推迟更让库克忧心。

库克在财报分析会上也做出了一些解释。他指出,上季度中国市场受汇率影响较大,按固定汇率来算,应当是增长6%。“iPad销量也创下了六月的新高,主要刺激因素是远程工作和学习,这和其他国家是一样的。本季度的Mac销量出现了两位数增长。服务业务也创下6月新高。值得一提的是,Mac和iPad的消费者很多都是新客,四分之三的Mac消费者为新客,三分之二的iPad消费者为新客。我们对这个业绩表现非常满意。”库克在谈到大中华区市场表现时表示。

从二季度开始,中国已经基本上控制住了疫情,增长疲软的背后,或许是更加深层的原因。尽管在库克口中,iPhone 11是中国最为畅销的机型,但是在手机型号众多的安卓厂商面前,苹果仍然面对着激烈的竞争。尤其是在5G产品方面,根据工信部的最新数据,到六月底,全国已经开通5G基站超过40万个,5G手机出货量达到8623万部。这其中,显然没有一部iPhone手机。

iPhone 12系列本可以是苹果在5G手机产品上“回敬”安卓厂商的拳头产品,但它的迟到,在客观上也确实延误了其证明自己5G手机实力的时机,也为后续夺回市场的进程增加了不确定性。这也难怪,在被分析师问到关于中国5G市场的问题时,库克选择了“顾左右而言他”的回答方式,避开了问题。

苹果向服务的转型,也面临着内忧与外患。相比于上季度同比超过30%的增幅,本季度的同比增幅只有15%。财报分析会上,库克也承认,Apple TV+的内容制作受到了疫情影响,从三月份关闭以来,至今还没有恢复,也没有具体的恢复日期。虽然App Store、Apple Music 、视频和云服务的营收都创造了新纪录,但 AppleCare+ 和 广告业务也出现了下滑。

在日前举行的美国国会众议院反垄断子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库克也面临了对App Store涉嫌垄断的指控。苹果对开发者设立的种种规则、30%的高比例佣金都成为被炮轰的对象。而在欧洲,Apple Store和Apple Pay等服务也正在面临欧盟委员会的反垄断调查。这些监管方面的压力,也给苹果的服务业务增长带来了相当大的不确定性。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许诺 编辑 李薇佳 王进雨 校对 李世辉返回,科技大学

评论